作者:李佳烨、韩瑞欣

本周应对疫情的设计还有不少,各大事务所也开始讨论在家工作新常态;设计师让你在家制作自己的唱片;Nendo争议新作;一个“反威权”的鲨鱼装置赢得了Antepavilion竞赛……一周精彩尽在建筑眼新闻~



 

本期作者

莱斯大学

李佳烨

 

本期作者

宾州州立大学数学系

韩瑞欣



1.住宅设计

Nendo争议新作

栖居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一座巨大的台阶穿过东京一座住宅。这是Nendo工作室为祖孙三代家庭设计的住所。台阶住宅坐落在新宿区一片安静的居住区内,三层分别为三代人设计。这座新建筑取代了原本更小的木结构住宅,此前已经被周围的公寓楼所遮挡。Nendo在这块宅基地的北部明亮部分建造了新房子,小心地保留了前屋主留下的柿子树。


方便到达的一层是为家中年长的夫妇以及他们的八只猫设计的,楼上两层则分别为年轻夫妇以及孩子设计。



为了防止这两方在各自的生活区域内感到孤独,工作室决定建造一个贯穿的台阶结构来联合家中的各层。这个结构从后院开始,穿过玻璃立面并抵达最顶层。



台阶在住宅内部的结构是由钢铁制成的,室外部分则运用了混凝土。“这个台阶不仅仅连接了内部与庭院,或一代人与另一代人,它也同时旨在扩展并合并城市与环境。”Nendo这样解释道。



一个小小的玩具室以及卫生设施隐藏在台阶结构内,同时被藏在结构内的还有一座真正可以上楼的功能性台阶。外部台阶 – 包括在石子庭院里的那部分 – 已经被一系列的叶子植物所点缀。Nendo在这里使用了这些元素来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座温室。这些台阶同时也作为猫咪们在白天晒太阳的场所。



格状立面上的一些玻璃可以被打开,让房间内充满新鲜空气。台阶住宅的余下部分使用了较为节制的装饰方法,大部分的装饰,比如厨房里的流理台以及书房的桌子都是黑色的。高高的储藏架子被包含在白墙内部,住户们可以干净地把自己的物品收纳起来。甚至这栋住宅的立面也保持了极简:完全是没有窗户的。



Deezen网友评论:


“我希望住在那里的人从来不喝酒。我在这个地方活不过一晚。”


“这座房子就像是一辆迈凯伦一样 ——的确是一辆好车,但比起出行工具它更像是一种态度声明。”


“也许是一件艺术品。”


“真是遗憾,他们的设计在社交网络上出现了15分钟,但他们要在这座可怕的房子里住一辈子。”


(推荐大家去网站评论区看60条留言吵架)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3/stairway-house-interiors-tokyo-architecture-nendo/



Nendo是在东京与米兰拥有办公室的多方面设计工作室。他们最近的作品包括了一个由花朵形状的雨滴组成的动力学装置以及一个一天两次变成一个方块的钟表。


Nendo在巴黎的Le Bon Marché in Paris的“花朵雨滴装置"

Nendo的立方时钟每天只显示“真实形态”两次


台阶住宅不是唯一一个将假台阶作为中心的项目 – 去年Beta Architects也在马德里一栋住宅的中空部分放入了一座极富戏剧性的阶梯式雕塑。




2.疫情设计

德事务所向卫生部长写信,

提议将机场改造成临时超级医院



德国事务所Opposite Office提议在柏林未完工的22万平方米勃兰登堡机场建立一个临时的超级医院——Covid-19 Superhospital BER。创始人Benedikt Hartl给德国卫生部长Jens Spahn写了一封公开信提案,相信这将有助于德国抵抗可能发生的疫情大爆发。目前德国已确诊75,000多例。



该机场作为首都两个老机场的替代方案,于2006年开始施工,原计划2020年10月31号开放。


设计可实现快速施工,将保留当前的建筑结构,并用圆形的模块化“客舱”来替代登机口的座位区,由钢框架和板材建造,并以布帘遮蔽。每一个单元都配备一张单人床,托盘桌和医院监护仪。单元背面设置一个医护人员使用的洗手池。圆弧的结构可以给病人提供安心且安全的休养环境。


在建筑物外面,跑道和公路都可以转变成临时检测中心,人们开车就能来检测。



Opposite Office称,机场的偏远位置为隔离提供了巨大优势,比在普通医院更不容易交叉传染。同时,这个提案也有很强的可复制性,鉴于全球的航线都受到限制,世界其他地方的机场也可以效仿改造,来抗击疫情。



这家总部在慕尼黑的德国建筑公司之前还提议过重新设计白金汉宫为一个“共享生活空间”以解决伦敦的住房危机。创始人Benedikt Hartl当时也给女王写了公开信。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1/opposite-office-proposes-berlin-brandenburg-airport-superhospital/



3.疫情设计

荷兰事务所设计 “零接触”街头菜市场模型



荷兰事务所Shift Architecture Urbanism针对冠状病毒疫情设计了一个 “零接触”街头菜市场模型,由16个方格组成,很容易放置在任何城镇或城市的公共广场,使人们可以在本地社区购物同时保持社交距离。



设计作为对于全球很多城市(包括鹿特丹)关闭或限制公共市集的回应,超市压力增大,人们不得不排长队,而且很可能只等到空空如也的货架。另一个问题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的起从超市购买的所有杂货,这给很多依靠露天市场的较弱势家庭带来了进一步财务压力。



Shift的提案基于一个基本想法——现有的食品市场可以被切分并分散到整个本地社区,他们称之为“在超本地规模上运作的微型市场”。



每个微型市场仅由三个摊位组成,围着16格的边来排列。有一个入口,但有两个出口,每个摊位都有两个柜台,一个用于点菜,一个用于取菜。一次只能允许6个人进入该空间,但他们可以自由移动。唯一的规定就是一个格子上同时只能站一个人。


这些摊位出售带有包装的食物,而不是单个的菜,以减少每位顾客花费的时间。设置和关闭也易于管理——摊主们习惯于灵活移动,可以在不同天移动到不同的位置。



建筑师称“以前的集中市场模型必须被时间和空间上的分散模型所取代。将大型市场分散成遍布全城的微型市场,并且开放更长的时间。你不再需要费力走去市场,市场会主动来到你的社区。”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3/shift-architecture-urbanism-designs-social-distancing-into-the-food-market/



4.疫情设计

拱状气垫隔离舱在八小时内膨胀,

帮助隔离新冠患者



建筑工程师Gregory Quinn设计了名为SheltAir的拱状气垫隔离舱来帮助隔离新冠病毒病人。SheltAir由塑料棒组成的格状外壳组成,在地面上平铺组装好后由气动式可充气模具向上推至最终的拱状。这种充气气垫模具由塑料包裹的涤纶制成,并会在充气后保持形状并成为一层建筑外壳。这层外壳会被热焊到外层表皮上,制造出隔离环境最关键的全封闭状态。



“医院人员目前面临着感染的巨大风险,所以这些小型的隔离舱非常有必要。这可以制造负压空间并对排出的空气进行过滤。有些人提议将集装箱转化为ICU,但是完全封闭集装箱是一个巨大挑战,而SheltAir已经被提前封闭了。”Quinn说道。



这个设计已经被提交至世界银行,可能会在对抗新冠病毒的过程中推出。Quinn目前正在与医疗援助公司讨论将此设计应用于实地的可能性。SheltAir的格状外壳结构是由德国建筑师弗雷·奥托所普及的,一大优点就是轻便易携。它使用了最少的材料,同时能够通过双曲线形状来保持坚固。


“这有些像鸡蛋壳,非常轻但是非常坚固。所以格状外壳在其最终状态下是非常高效的。但是历史上来讲建造过程可以用去好几天甚至几周,因为它不是需要被用吊车提起,就是需要用脚手架推起,这些总是非常的不稳定,同时也是实践上的噩梦。”



Quinn的方法使用的气动式充气气垫通常用在混凝土外壳建造中,可以将建造时间降低到八个小时——在未来的改版中它希望这个时间可以被缩短到一半。这使得 SheltAir的建造方式不仅低技术需求,同时还非常高效。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3/31/sheltair-gregory-quinn-coronavirus-isolation-pods/



5.疫情工作方式

建筑师和设计师面临的——

在家工作 “新常态”



新冠病毒将对未来设计行业的工作模式带来深远影响。在过去的几周里,各个小组成员都分散在各自的家中而没有呆在同一个工作室里,建筑师与设计师们不得不对此做出改变。“改变的程度之大令人始料未及,这必将导致新的工作方式。”BIG的合伙人Sheela Sgaard如此说道。她希望工作室可以从当下情况中学到积极的一课。“我们正在学习通过在组内高效分配任务并依靠组员的交付成果的方式来实现比平时更少的监管与指导的管理方式,”她说,“我们将现在的情形看作是领导力与公司职员成长的机会。”


“让这种‘新常态’变得更被接受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Carlo Ratti建筑师事务所的创始人Carlo Ratti告诉记者,现在的情况让他想起了电子通讯最初出现时带来的愿景。“直到几周以前,尽管人们拥有远程工作的能力,大部分人都选择坐在办公室里,或者至少在咖啡厅。”但是Ratti相信远程工作并不会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事实上,在山顶上工作—或者更有可能在你厨房的桌子上—也许并没有那么令人激动。对于我们中的大多数而言,工作包括了社交与沟通,”他补充道,“让这种‘新常态’变得更被接受需要付出加倍的努力。”


“是时候质疑出门的必要性了。”

“这是重新评估家庭办公的大好时机。这种办公方式在90年代就出现了,但从未在全球范围内这样大规模的普及过。”巴西建筑师Arthur Casas告诉记者。“是时候质疑为了工作而出门的必要性了,或远或近。即使我们拥有了21世纪的技术,我们的习惯还是停留在上个世纪。” “在哥伦比亚,没有任何一个设计工作室是线上工作的,”David Del Valle,Medellin设计周的创始人告诉记者,“传统来说,所有的项目都是从实体研究开始的。你可以和某个线上合作者一起工作,但不是一整个线上机构。” “有趣的是,我发现我的组员们的专业性与工作的乐意程度提高了。线上科技可以发展我们的创造力,使得行政与技术部分更加方便灵活。”


“我们对科技的运用被放大了。”

建筑师与设计师对于技术的依赖性变大了。建筑公司Woods Bagot在全球拥有16个事务所,早已建立了沟通的流程与章程。即便如此,公司还是注意到了对科技依赖性的显著上升。“我们的伦敦工作室以经设立了一个当地的小组来做非正式汇报,”他说,“115人于周一早晨从悉尼加入了这场会议—这是我们最大的一次线上会议,因为正常情况下这场会议会由部分实体部分线上的参加者组成。”


“目前来看,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

对于在多个国家设有事务所的公司来说,取决于工作室的地点不同的措施需要被采取。来自挪威的Snhetta的联合创始人Kjetil Trdal Thorsen告诉记者。Snhetta在奥斯陆,纽约,巴黎,因斯布鲁克以及旧金山的工作室正在通过电子技术来远程工作。“我们在香港的工作室状态比较稳定,主要专注于中国与亚洲的项目,”Trdal Thorsen说,“我们在阿德莱德的工作室也应对的不错。”目前来看,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我们对大家积极的态度印象深刻,我们还举办了几场线上生日庆祝会。”


不少其他小事务所也正在拥抱技术。“我在多洛米蒂带的一个小工作室比较偏僻,现在完全隔离了。”Ulla Hell,意大利Plasma Studio的合伙人告诉记者。“Plasma Studio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工作室,但从2000年代早期就开始分散,所以我们一直以来都使用Skype, Zoom, Dropbox, WhatsApp, Wechat和Teams来智能工作。在这充满挑战性的时刻,我们只是将这种工作方式提纯:现在每个人都在家里,而不是不同的工作室地点,但我们就和平常一样联系。”


“每个雇员的背景故事成为了中心。”

不少工作室反映这场危机改变了同事之间的关系,并且帮助建立了同事之间更强的联系。“我们现在有雇员被关在他们的公寓里,独自一人并对抗着幽闭烦燥症。他们会联系其他在家工作的同事。”美国工作室Rapt Studio告诉记者。“每个雇员的背景故事成为了中心,工作环境中的同质化消失了。”“现在,比以往更甚,我们的同事成为了社交的资源,”Karen Robichaud,Bohlin Cywinski Jackson事务所的沟通主管告诉记者,“我们公司有六个事务所,每个都在寻找建立社区并支持对方的方法(线上的!)。”


“我们发现面对面的交互方式有帮助。”

不少工作室指出在电子通讯中“看见”同事的必要性。“我们发现‘面对面’的交互方式有帮助(至少是视觉上的)。” Luke Pearson,英国Pearson Lloyd事务所的联合创始人告诉记者。但是日常工作的一些方面是难以被电子技术复制的。“我们发现尽管通过各种线上技术的会议是很好的,但毫无疑问这比面对面的接触效率更低,尤其是在设计阶段。”爱尔兰 Scullion Architects事务所的Declan Scullion告诉记者。“我们尝试让员工远程做模型,而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因为家里的器材并不足够。”随着成百上千的建筑师和设计师开始在家工作,公司们终于开始接受远程工作了。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1/architects-designers-working-from-home-coronavirus/



6.住宅设计

acme在肯特郡秀丽风景中创造了现代“啤酒花烘干房”住宅



伫立在肯特郡的以前的一座苹果园的秀丽风景中的几个锥形房,是伦敦acme事务所对传统啤酒花烘干房的重新构想。该住宅专为十年前移居肯特郡并 “迷上了居住在圆形房屋中的亲密感和独特品质”的家庭而设计。这座现代化的住宅与本土的啤酒花烘干房、及啤酒酿造过程中用于烘干啤酒花的锥形屋顶密切相关。



acme的主管Friedrich ludewig说:“这次改造从根源上探索了从当地本土语境发展而来的新住宅类型。”


塔楼筒状的比例是基于传统的烘干炉几何形状,但彼此之间距离略有不同;创造了向内和向外的景观。每个烘炉塔都包含房屋的更多私人功能,例如卧室和浴室。它们之间的塔楼形成了一个三层高的中央空间,该空间通向果园,并构成了房屋的中心。



六种色调的肯特风格瓷砖被用于创建外表皮,从底部的深红色逐渐渐变为中间的橙色,向天空逐渐变为蓝色。铺设瓷砖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当地的工艺技能,以实现从贴合圆筒的矩形瓷砖到贴合圆锥形的尖端变细瓷砖的平滑过渡。圆塔的内部大部分被胶合板所覆盖。弯曲的家具内置于房间中,以充分利用空间。



该建筑从开放到私人有着精细的过渡。烤炉在底层形成了开放式的公共空间,在二层形成了共享空间,在三层形成了隐蔽的树屋般的隐居空间。每个卧室空间都位于屋顶圆锥体中,并分两层布置。在儿童房中,这在较低的位置上创建了一个以后可用于学习的游乐空间,而主卧室则设计有步入式衣柜和连接浴室。带有弯曲层板扶手的螺旋形楼梯通向上部锥形睡眠空间。



为了建造一个低能耗的房屋,整个建筑被设计建造为高度绝缘的木结构。该建筑还按照被动式房屋的气密性标准进行设计,在夏季,锥形炉使得空气缓缓流动,并能从高处的开口进行通风。


新闻来源:

https://www.designboom.com/architecture/acme-contemporary-oast-house-kent-england-04-02-2020/



7.场馆设计

杭州2020亚运会主体育场“大莲花”进入系统调试阶段



杭州2020亚运会的主体育场“大莲花”日前已完成照明灯具安装,并进行系统调试。



NBBJ建筑公司于2009年通过招标赢得了该项目。该综合体位于钱塘江畔的430万平方英尺的项目场地上,中心是一个可容纳80,000个座位的体育场,其闪闪发光的外墙饰有28对缠绕的钢花瓣。


NBBJ合伙人Jonathan Ward表示,在方案设计阶段进行参数化建模使建筑师能够快速有效地进行更改,避免了传统的“建造—测试—丢弃”方法,与同类体育场相比,可减少67%的钢材。



整个场地的行人流线通过三个层次进行组织,并通过由小径,花园,下沉的空间和庭院组成的景观网络,与相邻的网球中心“小莲花”连接起来。


新闻来源:

https://www.metropolismag.com/architecture/2022-winter-games-hangzhou-nbbj/



8.旧建改造

英国北安普敦郡羊皮纸工厂废墟的优雅住宅改造



英国北安普敦的Will Gamble Architects事务所将一座17世纪的羊皮纸工厂以及旧牛棚转化成了住宅的一部分。新建成的部分为一栋维多利亚式房子加入了一座开放式厨房,起居与用餐区域。这个项目是为一对半退休的夫妇设计的。他们希望为原本分离的住宅内部加入开放独特的区域。



客户本要求事务所将临近的牛棚进行改造并将羊皮纸工场遗址拆除,但Will Gamble Architects事务所提议保留遗址并通过将扩展部分与石墙结合来突出遗址美感。“这座废墟是在1600年多建成的,是这座房子最老的部分,”事务所主管Will Gamble说,“尽管废墟年久失修,它对于这个社区,甚至是这个领域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据说这里曾经为皇室成员制作羊皮纸。这座废墟有着美学意义上和历史意义上的价值,是整座建筑的一个重要特征。我们认为它需要被保存和珍惜。这成为了我们设计的源动力,最终做出的结果让客户,规划师和英格兰历史保护协会都很满意。”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3/31/the-parchment-works-house-extension-will-gamble-architects/



9.商店设计

UNStudio用玻璃和钢砖创造了像素化的LV商店立面



荷兰建筑事务所UNStudio为阿姆斯特丹购物区的Louis Vuitton专卖店重建了门面,使用由不锈钢与玻璃制成的砖块将一座典型荷兰联排别墅的立面进行了改造。这个项目被UNStudio命名为“砖块像素(The Brick Pixelation)”。这家门店就在该事务所为The Looking Glass设计的门店隔壁,并与MVRDV为香奈儿设计的门店“水晶屋(Crystal House)”在同一条街上。建筑底层店铺的立面上传统砖块被替换为有玻璃镶嵌的不锈钢砖块,制造出像素化的效果。



“半透明的不锈钢砖在与这条街上的传统砖块保持形状与尺寸上一致的同时创造出了与其他建筑形成鲜明对比的材质与细节。镶嵌的玻璃赋予了立面半透明的特质,同时使得立面得以被从内部照亮。这次的设计在材质上重新理解了这条街上联排别墅的传统砖块立面,尤其是有意地与The Looking Glass门店形成对比。The Looking Glass门店的展示橱窗突出并跨越两层楼,曲线创意来自布料的流动性形状;LV门店二楼则由内嵌的窗户以及更加传统的尺寸构成,联系到高定设计的精美细节,参考了系带,镜像,材质以及透明度。”



总体而言尺度是一个重要因素:在“水晶屋(Crystal House)”的设计中概念与结果都呈现出“大细节”,而“砖块像素(The Brick Pixelation)”则专注于“精美细节”。两个项目都是被高定服装的布料所启发的,包含了高度的手工制作,并呈现了不同的“突出却合群”的方式。”UNStudio解释道。



Deezen网友:


“MVRDV赢了。(Chanel玻璃砖门店)”


“我小时候这里隔壁还有一个照相馆,整条街都比现在看起来更好,也不这么喧闹。所有曾经让这条街道真正美丽的事物都已经消失了。”


MVRDV设计的Chanel门店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1/unstudio-louis-vuitton-store-pc-hooftstraat-amsterdam/



10.商店设计

大卫·阿加耶为洛杉矶比佛利中心添加了粉红色混凝土零售环境



大卫·阿加耶建筑事务所近日于洛杉矶比佛利中心附近建成了一家零售店。这是阿加耶在洛杉矶的第一个项目,因对于混凝土的特殊运用而显得格外特别— 加入的粉色调被描述为“对加州明亮环境的颂歌”。这家零售店坐落在一间最近由fukas翻新的八层购物中心底部,结构被设计为对比佛利中心的购物体验“雕塑性与体验式的平衡点”。



这家为the webster设计的零售店拥有悬挑的混凝土立面,参考并重新想象了比佛利中心的粗野主义外壳。在主入口处,一面由三块弯曲的玻璃组成的全景窗创造出了视线上的连接,溶解了公共空间与内部销售空间的界限。阿加耶事务所将这个项目想象为一个可供展示与占据的形体景观,颜色与材料都由外至内保持一致。



“许多的时装店在建造中都使用了许多材料,这造成了不少浪费,”大卫·阿加耶在一次对此项目的深度采访中告诉surface杂志,“我想试试我能否只用一种颜色作为店里多彩的衣服与商品的背景。这个空间几乎就像野口勇设计的玩乐空间一样,使用了柏拉图式以及建筑式的形状来创造景观。”


新闻来源:

https://www.designboom.com/architecture/david-adjaye-pink-concrete-retail-environment-la-beverly-center-03-30-2020/



11.建筑竞赛

Jaimie Shorten凭借“反威权”的鲨鱼装置赢得了Antepavilion竞赛



建筑师Jaimie Shorten赢得了今年由建筑师协会组织的Antepavilion竞赛,将在一条伦敦运河中安装六个歌唱的鲨鱼雕塑。这次的展厅的标题为鲨鱼!,将由六个内置语音装置的鲨鱼模型组成。它们被摆放成从浑浊的律政运河中跃起的样子,并将歌唱以及播放建筑与城市的讲座(???)。Shorten的设计是对Hackney委员会对之前三届Antepavilions中的两届,以及“汉丁顿鲨鱼”提出抗议的幽默讽刺。



由建筑师协会举办的每年一度Antepavilion竞赛邀请参与者设计实验性的展亭,旨在诠释“反抗权威的冲动”。“今年的Antepavilion参赛者需要满足两项充满挑战性的要求,”建筑师协会主管Ellis Woodman说道,“第一,设计必须坐落在运河里的浮筒上;第二,设计必须回应Antepavilion竞赛造成的规划争议。”



Antepavilion项目可以追溯至2017年,当时PUP建筑师建造了一间在仓库楼顶伪造成空调排风系统的楼顶小屋作为开幕展亭。在接下来的一年,建筑师Thomas Randall-Page和Benedetta Rogers建造了一个名为AirDraft的可充气会场。去年是由Maich Swift Architects建造的Potemkin Theatre,一座建立在仓库屋顶另一部分上的木制塔楼。


两届Antepavilion项目


第四届Antepavilion竞赛是基于委员会对于这些先例,以及“汉丁顿鲨鱼”的反应上的—一条由玻璃纤维制成的好像栽在汉丁顿一座房子屋顶的鲨鱼。牛津的城市委员会试图将这条由雕塑家John Buckley设计的鲨鱼雕塑移除,但当地的一些抗议活动使得这座雕塑得以被保存下来。



“当然,这个项目对于传统概念上的展亭是个挑战,但是评审团都对这个设计对于实体与文化语境的精准把控而感到印象深刻。”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3/31/sharks-pavilion-antepavilion-architecture-foundation/



12.产品设计

日本设计师发明简易唱片制作机,

让你在家也能制作自己的唱片



日本设计师和声音艺术家Yuri Suzuki创造了一个可以自己制作并播放唱片的机器,被命名为Easy Record Maker。


仅仅通过将手机,电脑或者任何播放器——任何声源——插入耳机孔,就可以录制你自己的唱片了!“将触针放置在表面,选择33rpm或45rpm,开始进行记录。”



这个袖珍的唱片制作机被设计用于雕刻5英寸的光盘,Suzuki形容该磁盘具有“不错的低保真声音”  (nice lo-fi sound)。Suzuki希望简易唱片机能够帮助向从未体验过黑胶唱片的一代人介绍黑胶唱片,这种物质性的音乐媒介的价值,以及美好的声音和听觉体验。即使以后断电了,也可以回放唱片。


在以前,人们无法在家制作唱片,只能用很昂贵的专业唱片刻录机。Suzuki从小就希望在家制作自己的唱片,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



在这个特殊时期,所有面对面的交流都变成了远程,Suzuki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录制自己的唱片,邮递给朋友或家人,以另一种不一样方式与大家交流,让生活依旧充满好奇心。


Easy Record Maker现在日本有售,今年晚些会在英国和美国发售。


新闻来源:

https://www.dezeen.com/2020/04/01/yuri-suzuki-easy-record-maker/

107965.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7716 篇文章,拥有财富 1397,被 16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