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BIM协同与创新

CIMS(Computer/contemporaryIntegrated Manufacturing Systems)是自动化程度不同的多个子系统的集成,如管理信息系统(MIS)、制造资源计划系统(MRPII)、计算机辅助设计系统(CAD)、计算机辅助工艺设计系统(CAPP)、计算机辅助制造系统(CAM)、柔性制造系统(FMS),以及数控机床(NC,CNC)、机器人等。CIMS正是在这些自动化系统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它根据企业的需求和经济实力,把各种自动化系统通过计算机实现信息集成和功能集成。

我国引入数字化的CIMS技术已经轰轰烈烈二十多年,但却始终在实践探索的峭壁上攀援。一方面作为技术手段的数字信息科技快速演进,将企业数字化导入反摩尔定律循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另一方面数字经济也深刻改变着人类社会,数字化驱动企业商业模式、业务逻辑、思维理念持续迭代,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建筑业类似于CIMS概念的数字化技术是BIM。

由国际组织buidingSMART提出的IFC-BIM,从IFC标准诞生至今已经有20多年了,由于IFC标准的局限性,目前在我国工程实践中应用者寥寥无几。

由Autodesk公司提出的Revit-BIM问世至今已近20年。虽然对它进行了重大的重构设计,但其核心部分仍然局限于在单一的CPU上运行。随着数据库的规模和细节都在迅速膨胀,Revit受到陈旧的图形管道限制,很难在当前爆发式的GPU世界中提升速度。

软件设计中常提及两种模式:一种是架构模式,一种是设计模式。架构模式是从系统的层面上定义各个子系统的职责并据此进行组织设计,而设计模式是从子系统的功能层面上来定义功能的实现方式。实施BIM的重点在于IT架构模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IT构架模式的演变如下:

BIM软件(Revit)是面向对象软件开发产物,是20世纪90年代的软件产品架构。

迄今为止,建筑业的工作流程还是基于文件的,这种筒仓数字化的形式对于数字化的流动是及其不利的。也正因此,没有哪一个整体式的应用程序可以真正地改变当前的工作流。

2020年年 5 月,在国内某知名软件厂商峰会上,出现了砸烟囱的一幕。该公司高管手抡铁锤,砸掉了一座象征传统企业数字化单体架构的“烟囱”。虽然“砸烟囱”之举有作秀之嫌,但如今企业中普遍存在的“业务孤岛”、“数据孤岛”和“技术孤岛”却是不争的事实。

多年来,中国建筑业软件厂商一直是单打独斗,一家企业采购来自不同厂商提供的软件,形成的“烟囱丛林”给企业带来了极大困扰,业务、数据、技术之间不能互联互通,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企业向前奔跑的步伐。正如业内专家指出,我国建筑业企业软件市场的现状是:API一直存在,但连接一直缺席。

传统的应用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需要支持更多的用户,需要更强的计算能力,需要更加稳定安全等等,而为了支撑这些不断增长的需求,企业不得不去购买各类硬件设备(服务器,存储,带宽等等)和软件(数据库,中间件等等),另外还需要组建一个完整的运维团队来支持这些设备或软件的正常运作,这些维护工作就包括安装、配置、测试、运行、升级以及保证系统的安全等。便会发现支持这些应用的开销变得非常巨大,而且它们的费用会随着你应用的数量或规模的增加而不断提高。这也是为什么即使是在那些拥有很出色IT部门的大企业中,那些用户仍在不断抱怨他们所使用的系统难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而对于那些中小规模的企业,甚至个人创业者来说,软件产品的运维成本就更加难以承受了。

建筑业企业未来的压力会很大,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信息化投入的缩减等问题的出现,也预示着2021年及今后的企业数字化会面临不少困难。

如果将应用部署到云端后,企业可以不必再关注那些令人头疼的硬件和软件问题,它们会由云服务提供商的专业团队去解决。使用的是共享的硬件,这意味着像使用一个工具一样去利用云服务(就像插上插座,你就能使用电一样简单)。只需要按照你的需要来支付相应的费用,而关于软件的更新,资源的按需扩展都能自动完成。

反摩尔定律促成科技领域质的进步,并为新兴公司提供生存和发展的可能。和所有事物的发展一样,IT领域的技术进步也有量变和质变两种。为了赶上摩尔定律预测的发展速度,光靠量变是不够的。每一种技术,过不了多少年,量变的潜力就会被挖掘光,这时就必须要有革命性的创造发明诞生。另外,反摩尔定律使得新兴的小公司有可能在发展新技术方面和大公司处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甚至可能取代原有大公司在各自领域中的地位。

CDM(Component Datumize Model,构件数据化模型)也许是建筑业BIM技术的一项重要的颠覆性、革命性创造发明。

   基于CDM技术的“建筑业物联网CDM云”是微服务架构,通过提供一个共同的CDM数据化环境,使BIM的工作方式达成进化”的云技术。

    CDM云用来解决行业内长期存在的问题——不同公司之间产品的数据互通问题。这种以构件数据化为中心的方法,既可以包括当前的工作流,又可以通过在BIM软件中提供灵活空间来缓解当下的问题,连接团队之间,解决设计人员在设计界面使用多种应用程序的问题。

CDM的解决方案引入了一种新颖的方法——项目CDM标准数据集(CDM集),将在CDM标准预先设定好的接口点进行构件数据化信息的传递。这意味着工作流中的不同专业人员都可以以不同形式获得相同CDM集的信息,而且它们还都是来自于同一个项目CDM云。    这是一项创举,它通过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改变了BIM技术工作现状,能让AEC项目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接触到CDM集。

AEC用户肯定地支持了这一想法,认为CDM云对于推动项目的协作是至关重要的。制造业集团也正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这是一项战略转变。项目仅仅设计是不够的,你必须得能够将它实现或者为了将它实现,这就需要将贯穿全生命周期的工作流程节点数字化,并用CDM云使工作流程中的所有应用程序更强大、更精细。

CDM,可以类比成苹果的iOS平台。苹果有一个自己的平台,你可以在那里创建一个应用程序,置入iOS的服务平台上,然后构建相应的移动工作流。应用程序会将GPS位置切换到地图,照片也会被集成到其他工作流程中,所有工作都在你的移动设备上。我们需要集成足够多的碎片应用,当你尝试将设计成果传递到施工阶段时,你其实只需要将设计成果数据化并移动到CDM云,而另外一端的人知道在哪里找到它们,并且可以直接将其纳入到他们的工作流程App中。

    由于数据化是由所有项目参与者用户提交的,CDM云的质量管理和标准问题也令人关切。在CDM云中我们设立了数据化校核机制,并采用了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确保项目参与者用户提交的信息可追溯,同时也保证了异步工作流的数据化动态调整。

CDM云已将工作流程的应用程序与项目CDM集创作软件分离这意味着每个人不需要自己去建立一个完整的集成模型,而只需要建立自己应用的部分模型并把数据直接或利用独立的CDM建模软件间接传递给项目CDM集。应用程序和CDM集本质上是分布式的。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的每个应用程序,每个角色都能够维护这个对他们来说最有意义的数据化模型——CDM集。

CDM云有可能会使一个自BIM诞生以来就一直在为数据共享方式争论而苦苦挣扎的建筑业行业App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从长远来看,我们大致可以认定BIM软件(包括Revit)可能会被多个特定专注于学科的应用程序所取代,这也将是CDM云的工作特性,应用程序和CDM集建模软件可能是基于云端的、移动端、桌面端的。我们习惯于用我们使用的应用软件来定义自己或自己的工作,在一个以CDM云为中心的工作方法中,数据化动态及嵌入在系统中的智能模块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就好比没人会用他们目前使用的浏览器来描述自己,那些都只是互联网的实现形式罢了。

工程或开发人员将更快更容易地创建出一些在专业领域内执行离散任务的小型应用程序,这些可能是分析应用程序、智能传感器数据读出器或外观分析工具。在过去,开发人员必须创建工具,并且加载到应用程序(比如Revit)中,这样它才能访问和加载数据,而CDM云则去掉了中间环节:数据来源于业务数字化,构件数据化模型为业务数字化服务。 

PaaS(平台即服务)包括了所有平台级别的服务,可以再细分为 aPaaS(应用程序平台即服务)和 iPaaS(集成平台即服务)等。CDM云即包含了aPaaS和iPaaS。

使用这种以CDM云为中心的工作方法,在aPaaS 模式下,由于其低代码或零代码特性提供了快速开发的环境,非技术人员就可以直接在云端完成应用程序的搭建、部署、使用、更新和管理。这是 aPaaS 对客户的价值。去年,Gartner 对 2020 年十大战略科技发展趋势做出预测,专业知识的民主化被列为一个重要趋势。所谓“专业知识的民主化”,即通过极简的体验且在不需要接受大量成本高昂培训的前提下,为人们提供专业技术知识或业务领域专业知识,低代码或零代码模式都是专业知识民主化的典型案例。Gartner 预测,一直到 2023 年,这一民主化趋势将会加速。这意味着,aPaaS 将持续为客户提供更多价值。

iPaaS 可以连接不同的系统,允许集成和数据共享,能够为客户提供统一的解决方案。随着企业对CDM云的依赖不断加深,iPaaS 几乎成为每个业务模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SaaS 是未来软件标准化的趋势,SaaS 再往下走,一定会回到 PaaS。建筑业要降本增效,就要用CDM云平台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

因此,包含的aPaaS 和 iPaaS 的CDM云将重新定义未来建筑业软件开发的另一种简单方式。

目前,中国建筑业已经积累了海量的历史软件资产和数据资产,历史资产如何与最新的技术、架构连接,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工作,甚至是影响新技术、新架构形成生产力的重要因素。要解决这个问题,“用CDM云去连接新世界”是可见的一个趋势。

iPaaS 不应该只是连接应用和应用,不同企业的 iPaaS 之间也应该相互连通,每一个 iPaaS 上面的应用都会是一个“水源”,在整个中国建筑业的 iPaaS 的路径上去流通。做 iPaaS 的核心是解决相对中立的数据标准和连接方式问题,CDM标准与CDM标准数据建模软件解决了这一问题。

一直以来,桌面上的单一应用程序都在尝试集结一切功能于一身,试图成为所有人都能够共同使用的工具,并且还尝试只通过某一个单独的数据库就控制整个协同过程。然而,这最终只能继续形成项目数据筒仓,永远也无法解决协同问题。 

CDM云将让我们看到桌面应用程序和工作流在慢动作中化为灰烬,CDM云是对支持云的世界中数据流的全面反思。它认识到,一个应用程序不可能通过无限扩展来解决数字设计工作流程里上下游所有的问题。 CDM

云保留了既满足了当前工作流程又适合工具集的应用,同时又通过公共数据化环境提供给用户一种高度控制和灵活使用的协同方法。

虽然我们能感觉到CDM云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其主要目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个工作方式变得有意义时,新的CDM标准和应用程序将会应运而生来执行离散的和特定于某个专业的功能,从而消除用户对BIM平台在处理协作和设计创作上的需要。

类比华为云(手机),CDM云从数据化层面开始发展延伸,不仅改变BIM协同方式同时也为应用程序创新提供更多机会,创造了一个全新的BIM工作环境,这是一次更有意义的创举

CDM云与华为云(手机)的类比

CDM

华为云(手机)

研究BIM核心技术,基于工程实践,创新CDM标准替代IFC标准,解决三维图形引擎及BIM软件“卡脖子”问题。

利用多年积累的硬件基础、5G的领先地位以及鸿蒙系统,解决芯片“卡脖子”问题。

CDM云唯一获得CDM技术专利使用权。

基于ARM框架的云服务体系,获得了ARM9的终生授权。

CDM云内置了CDM数据云摆渡、CDM数据云建模、CDM云计算、云电商应用套件等功能,满足建筑项目全生命期的应用场景。

支持Android系统的各类应用。

CDM云为项目提供SaaS、DaaS服务,利用网络和云账户,使用云服务,用户的设备作为显示设备。

利用网路和账户连接云服务,所有的应用安装到云端,手机终端成为显示设备。

在CDM云上注册的项目,真正做到一机在手,数据在握。


CDM云降低了企业硬件采购与维护开支,5G技术的推广,低延时特性大大降低了网速的限制,客户使用起来更友好。

云手机大大降低了硬件的限制,5G技术的推广,低延时特性大大降低了网速的限制,客户使用起来更友好。

CDM云降低了企业软件采购与维护开支,由于CDM标准特点,项目全生命期的任务可以用专业的小应用程序完成。


CDM云促进我国建筑业信息化大众创新,为量大面广、小而美的CDM建模和专业应用软件提供了创新开发机会。


CDM云将应用软件与CDM标准数据建模软件分离,成为各参与方建筑业互联网产品,国内外BIM软件商垄断BIM将成为历史。

运用云技术将服务器虚拟成Android手机,Intel芯片照样可用,高通芯片垄断将成为历史。

      移动互联网时代,美国出现了五个平台巨头,中国出现了四个。中美的平台巨头主要是聚焦在消费类、社交媒体类,占到世界平台总量的90%,欧洲只占到4%。虽然我国企业在2C端表现不错,但是在2B端大大落后于美国、日本、德国、韩国,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要大力发展工业物联网的原因。“这是未来的一个巨大的战略领域,这对中国整个制造业、实体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106400.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6229 篇文章,拥有财富 1337,被 14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