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bim群大佬严谨聊设计和生活

大佬群自从转移之后

好久没有放飞过自我了

今天中午在忙

下午2点多看到群里已经聊嗨了

进去看了看

感觉这次精彩的话题要分享给大家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另外因为大佬群很难进

所以大家要珍惜每次大佬们吹牛逼的机会

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在聊BIM问题

被一张突如其来的房型图盖歪了楼

这是张什么图呢

我们放大下

理论上是个3室2厅2卫的大户型

大佬们就

完美

二字展开了讨论

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后续有引用其中的论点

我们这里就不展开那篇论据

专业话题就撤到此结束了

作为小编而言

明显感觉的出

南北标准不一

个人身价不一

功能需求不一

房子对于每个人理论上是个性化的

但是对于开放商而言又必须是标准化的

所以矛盾本来就存在

土豪例外

比如后续的对话


为了证实小编特地查了下

为了严谨小编特地再去求证

看到这里应该认为不会是违建

夫妻本就是设计师

知道报建的重要性

计家墩村位于江苏昆山,是依着农田而建的乡村,整个村子被水系包围,与淀山湖、澄湖相连。

计家墩村位于锦溪镇南首,西至陈墓荡,村东锦商公路南北而过,南与青浦商塌一河相望。全村由二个自然村合并组成,所辖区1.2平方公里。有12个村民小组,总人口1033人,总户数342户。

缩小了四次之后终于知道大致方位

东方绿舟淀山湖西北

上海市区过去60公里左右

村子长这样

从高空俯瞰,整个村落被稻田环绕着,茂密的香樟树是农田与村舍之间的天然分界线,两三条水道穿村而过,小桥流水。不过放在水乡密布的长三角,这样的特色也算不上突出,一个80年代建的小村落,建筑物本身谈不上文化保护价值,10公里之外,还有一个更富盛名的周庄。


早在浙江省政府在 2015 年制定了《浙江省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希望在 2017 年底前“完成 4000 个中心村村庄设计、1000个美丽宜居示范村建设”。杭州市政府还发布了“杭派民居”建设计划。在今年年初发布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各地区要借鉴浙江’千村示范万村整治’等经验做法”。


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原本在乡建领域已经有所尝试的仇豪银,决定索性跳出来,专注做村落开发这件事情。也正是在同一年,“乡伴”作为独立的品牌诞生。计家墩村则成了仇银豪进入乡伴操刀的第一个项目。



乡伴能够进入计家墩村,也得益于当地政府对于乡村建设的支持。


“离虹桥机场或者火车站,高速40分钟。”从地理位置来看,计家墩村正好处于上海与苏州之间,距离上海67公里,距离苏州55公里,有两座城市超过3000万人口的潜在消费市场。


从资源禀赋来看,计家墩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可言。它并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古村落——村子是八九十年代建造的,建筑本身也没什么特色,又是拆迁村,原本居住在村子里的142户村民要整体搬迁。这样一来,也就难谈在地文化的开发、建筑历史价值挖掘了。



不过,计家墩村还是保留了江南水乡的特质和村落格局。在淀山湖与锦溪古镇之间,顺着锦商公路右拐,进入两旁都是香樟树的乡村道路,沿着一路绿荫,就能到达计家墩村。在稻田和河道之间,是被香樟树包围着的村舍,和静静流淌着的河水。

目前,计家墩村已经入驻了大大小小7家民宿品牌,不过,仇银豪表示不希望仅仅只是民宿,而是有更多新乡村生活的体现。从已有的业态来看,除了民宿,还有手作体验工作室、餐厅、咖啡馆、皮划艇俱乐部等。不过,这些业态加起来,大概只占到整个村落改造的二分之一,计家墩村仍然处于持续开发建设和运营交叉的状态。

想要找到和计家墩一模一样的村子几乎是不可能的。“100多亩集体用地,142户人家全部搬走,距离上海仅40分钟车程,又是这么完整的一个村子,这些东西都是比较难得的。”



计家墩村的整体拆迁的规划、原住民希望全部搬离的意愿、当地政府的支持以及村落建筑本身不具备文化保护价值等多种特质,给了这群冲入乡村的设计师们进行这场新乡村模式实验的空间。

计家墩理想村从“大城市近郊城乡统筹规划的搬迁村”成功蝶变成了“文化体验感极强的——乡野度假生活空间”及远近周知的“网红打卡点”。

从这些内容来看

之前那个出租车司机讲的村子都被拆了

估计是迁出村民时候的事

但是从改造后来看

貌似是把原民宅全部拔掉之后新建的江南水乡


将梁和楼板去掉后释放老建筑的空间潜力

改造前后对比

有趣的是,村委大楼的威严和封闭与整个村子的开放和平气质之间,差异巨大。沿着小巷走走,就会发现这里的公共空间有机而又动人。沿街的界面不时会出现惊喜,一些积极生动的小空间面向行人,让建筑的界面不再冰冷。

而这令人印象深刻的细部将房子的山面和背面稍加改造,让它们响应环境,变成了正面。第一处在山面加了不到一米宽框,在山面形成檐下空间,屋主甚至把房子入口也挪到了山面以响应街道。第二处是房子背面的墙退到金柱位,形成门廊,尽管并没有门,但檐下空间却让邻居们可以在此小坐。

这些空间品质正是我想在改造和加建中营造的:把封闭、拒人千里之外的方盒子打开,让村子的公共空间进入建筑。因此,与其说是设计师做的是建筑改造,不如说是城市设计——把一座建筑打开,让室内变为室外,让它成为村子公共空间的一部分。

从类似资料看来更多是新建筑

可能和我们普通认知的江南水乡民宿不太一样

不太清楚作为网红气质的民宿村落

运营的周期会怎么样


很久没这么认真写一个公号了

大家多支持


本微信公众平台“嘟是湖说”所发表内容注明来源的,版权归原出处所有(无法查证版权的或未注明出处的均来源于网络搜集)。转载内容(视频、文章、广告等)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平台认同其观点和立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原作者负责。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我们是有态度的公众号

105389.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4777 篇文章,拥有财富 1307,被 12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