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建筑新经典系列直播

压缩时空距离   经典触手可及





“到红亭前集合”,是乌镇三日里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寥寥几个字,却有种千军万马来相会的古风。想想看,学者们在“水月红云”四亭畔谈笑风生,身旁凑着摄影师和长枪短炮。为首的袁烽教授一挥手,周榕老师击节叹赏:好一个3D自动打印机器人!



现场回顾

2020.07.25 | 13:00-18:00 | 浙江嘉兴桐乡乌镇



现场直播导览回顾


时间:2020年7月25日下午1:00 – 2:00pm

地点:浙江嘉兴桐乡乌镇“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

主讲人:袁烽、张准

直播主持:周榕


 

周榕

各位直播的观众大家好。现在是 “建筑学报”和“全球知识雷锋”联合举办的“中国当代建筑新经典直播系列”的第一场,非常有幸请到同济大学的袁烽教授。我们现在在袁烽教授团队设计的“乌镇互联网之光”的现场。这个项目非常震撼,共26,000平米的面积,仅用时6个月就完成了从设计到施工的进程。我们先请袁烽教授来讲解一下这个项目的概况,然后袁烽教授将亲自带着我们,按照一个精心设计好的流线,参观这个了不起的建筑。

 

袁烽

感谢周榕老师的主持,也感谢建筑学报和桐乡市人民政府主持这次特别有意义的学术论坛。先主要来介绍一下今天的建筑——乌镇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它位于西栅。西栅原有古镇以及旁边的乌村之间原本是一个L形的农田,现在变成了一个开发用地。乌镇原本只靠旅游业来支撑经济增长,在未来他们希望更多地用丰富的会展、会议和旅游一体化的第三产业为主的发展模式来提升乌镇的竞争力。


去年一月份,乌镇找到我们来做这个项目。整个建筑分成了5栋房子,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一栋叫红亭,是整个乌镇会展中心里一个小型的接待和展示中心,在去年的“互联网之光大会”上,这里是转播直播中心和贵宾接待间,后面也做过各种小型的展览。

 

袁烽

关于整个概念的生成,我可以带大家走一下。如果大家去过拙政园就知道,人可以从太湖石的垒石下面钻进去,绕着楼梯爬到上面走一圈。我觉得这很有中国园林的特点,因为你的身体可以进入到这个空间,并且在不同的高度可以眺望到园林的全部。那么接下来我就邀请今天的论坛嘉宾们一起走一下红亭。我们最初从拙政园的一组太湖石联想到空间体验。具体它的设计构想在后面的论坛中还会有详细的介绍。


红亭整个跨度是40.5米,但它的结构厚度只有三层砖,加起来不到15公分,如果算长宽比就是1:300,是比鸡蛋壳还要薄的一个结构,而且我们的施工时间只有一个半月。

 

周榕

袁烽老师我得打断一下,什么叫比鸡蛋壳还薄?不可能吧。


 

袁烽

这个是按比例说的,跨厚比。

 

袁烽

我们接着走一下。整个的难点在于这是一个自由空间拱,对称的拱是比较容易做的,但是我们特意设计成从下到上的盘绕,形成一个自由拱。自由拱的受力是非对称自由找型,采用生成式的参数化设计的方法,根据结构受力生成出来的。我们在红亭顶端可以俯瞰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的全貌。

 

袁烽

接下来我介绍一下整个项目的概况。我们正面对的是2万平米的主场馆,它是由4个馆构成,一会儿我们会进去。因为乌镇是一个小尺度、易于步行的城市,所以我们采用跟周围街道相近的尺度,将建筑压低到7米左右的高度,但是主馆屋顶的最高点是差不多翻倍的高度,有很大的落差。

 

袁烽

同时大家看到,在外立面有一条200米长的沿廊。因为乌镇的夏天梅雨季比较多,我们设想如果在下雨天搞博览会,馆与馆之间既可以走室内,也可以走室外。所以有一个4.5米宽的长廊,一个通风有遮阳的半通透的空间。

 

袁烽

今年“互联网之光”项目的三期因为疫情原因可能会滞后,以后我们所处的空间会有更多的绿化,它是一个绿化公园,里面有四个展厅。第一个是云亭,应用了半透明的打印技术。现在由于一些质感的原因被喷成了银色。第二个是月亭,是一个小规模定制的木构展厅。第三个水亭是位于左前方的,由机器人建造的砖构展厅。第四个是我们所处的红亭,是用机器人打印模板实现的大跨度壳体,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机器人建造,展示与大尺度空间的融合。


大家回看一下。对于一个这么大体量的建筑,我们在边上走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大体量产生的压迫感,而且距离这么近还可以感受到屋面的高低错落带来的层次感,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不把屋面做成一样高的原因。

 

周榕

这个视线是专门经过设计的吧?


 

袁烽

肯定都是经过设计的,因为一定要让屋面能展示出来。在设计的时候重点控制的就是屋顶的可见度,而且看到的屋顶不能重复一个韵律,而是多种韵律,这就是一种语言如何实现多种空间感受的过程。我们主要通过顶跨和尺度的调整来实现的,希望提供一个比较轻松的氛围。

 

袁烽

我们向这边走。现在走向的建筑是互联网中心的管控中心,它不但管控互联网中心,还有整个乌镇的信号和调度。因为是互联网大会,乌镇的sensor感应器数量是超出想象的,所有对突发事件的处理和信息的总控都在这个楼里面。立面的设计方法是利用尺度的缩减产生透视感,因为是快速建造的,整个房子建造也就4个半月,所以只能通过一些最简单的方式来实现完成度。

 

周榕

所以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主体部分用的是成熟技术,那四个亭子是实验性的技术。

 

袁烽

对,但是屋顶体系也是一个挑战性技术,这个还没有讲到。

 

周榕

我们有请互联网之光的结构建筑师张准老师来介绍一下这栋房子的结构。

 

张准

这栋房子的结构相对来说是比较常规的,基本上是一个标准钢框架的变体,只不过在里面增加斜向的支撑,使它整体更有一些建筑的美感。这个房子的结构相对简单,到后面那几个房子我们再稍做讲解。

 

袁烽

下面请项目的建筑负责人韩力来介绍一下空间和媒体墙。 

 

韩力

这个空间其实刚才袁院长讲到了,是整个镇区的大数据中心,所以楼上我们预留了很多管理办公等空间。当初设计的时候,我们在后面留了一组媒体墙,但是因为工期和造价原因,后来采用了一个非常便宜但有效的做法,就是采用阳光板,然后通过变化的光的方式来进行展示。现在展示的是一个比较抽象的图案,也是平时待机的状态,在有些活动举办的时候,它可以进行一些数字化信息展示,整个空间我们希望尽量简单。

 

袁烽

好,那么我们继续往前走。上面的部分因为时间原因我们就不一层层看了。


建筑室内都是我们团队进行设计的。因为周期实在太短了,从建筑到室内装修,所有的设备完成一共是4个半月。这是GRC水泥板,是一种复合材料,大概10公分厚。景观是我们同济景观系的董楠楠老师设计的,包括周围的一些环境。

 

袁烽

现在展厅是空闲的。我们在设计之初,其实想做一个如背景般的空间。因为有展览的时候,其他都会成为配角,产品才是主角。整个大空间尺寸是100m×200m,分为4个厅,这之间我们还做了演讲厅。大家如果去展会就知道展会里经常搞各种论坛,嘈杂的展厅会影响论坛的质量。我们在每一侧展厅空间的间隔空间设计了三组报告厅,这样展会中的论坛就可以在一个具有声学控制的空间里进行。

 

袁烽

4个厅并不一样大,我们把第二个厅做成了最大的。这个厅宽度约40m,长度大概80m,3000㎡左右。它可以举办各种活动,最极致的一次活动是一个厅用来做会议,摆满长条的座位,前面是大屏幕,会议结束到隔壁厅吃饭,然后再隔壁两个是展示,江浙很多的企业经常要做一些年度推广活动。


互联网大会的时候,左边是阿里巴巴,右边是腾讯,像这样很大的展位也有。也会有小展位,他们有些小型的展会,大概8㎡-10㎡,那就会分得很细,所以它是一个多功能式的展厅。为什么切成4个,这是我们在设计上海互联网中心的经验。我们在做上海人工智能大会的西馆宾馆的时候,得到的经验就是,现在2000-3000㎡的无柱空间使用率非常高,而且这样的空间要高大。

 

袁烽

我们把经验应用到这边之后,就可以思考对一个小型的2万多平米的博览中心来说如何能够实现多样化使用。就空间结构体系来说,整体是100m×200m无柱式的。


我们头顶的鱼腹形桁架是主受力结构,下面有受拉杆,其他是受压的,底下是A字形的支撑架,然后在这边是H型钢板。我们并没有做悬索结构,但是它比悬索结构施工更快,而且用到了机器人的曲线焊接技术,它能够让这么多的曲梁实现快速定位和焊接,大大提高了功效和质量。施工过程中没有用一根脚手架,只用了部分的台架和升降车来实现安装。所以这次屋顶的结构是一个大的挑战。请张准更详细地介绍一下中间的结构。

 

张准

好的,刚才袁老师也讲了,每个展厅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张悬梁,同时有采光。屋面之间黑色的部分,我们把它叫做悬垂梁,也可以理解为跟建筑屋面上的檩条类似,它实际就是屋面的主结构,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显眼,但它完全承载了屋面的所有重量,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点像是做了4组很大的架子,然后在架子上晾了一个被子,被子在架子上一点一点垂下来,然后就形成了屋面连绵起伏的一个状态。


因为屋面比较重,所以正好能压出这个型。同时因为它比较重,所以也不用担心风的问题,因为风会有很大的吸力,可以把它压住,一般情况下还会留一些安全余量。所以在每两个展厅之间的墙上是有很多抗风索的,它们非常细,处在缝隙当中。

 

袁烽

抗风索的结构也是我们的建构逻辑,所有板面的切分跟抗风索的分布实现了建构上的关联。这些构件通过参数化的设计产生了一种韵律,让人在展厅中不会感到枯燥。这就是从建构角度的一个设想。


有请摄像头给抗风索一个近景。因为它是稳定锁,是双向的,一方面绷住屋顶,同时横向又联系了构件,所以它是双重含义的。这个构造处理还是比较简单的,也并不是很高级的一个节点,实际上是非常简单易于安装、易于定位的一个构造。

 

袁烽

下一个展厅是最大的展厅,我们请移步到中间。一共有三个小型的报告厅,两边要配很多厕所,所以正好利用抗风索的分布,来自动界定出了4个大空间和6个小空间,符合展览型建筑经常有论坛,和对参展人员和参观人员服务的一些功能。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韵律的变化,虽然是一个填充的复层,但是我们还是通过参数化的精准控制来实现墙体的变化。

 

袁烽

关于灭火,我们可以看到顶上的水炮,一旦任何一个地方着火,一秒钟就可以自动喷水,而且定点非常准确。两台水泡会对准这个位置来进行消防扑救。

 

袁烽

关于供电系统,大家可以看到脚下所有的强弱电,因为展会有各种需求,全部可以通过600升的管沟在布展阶段解决。而且它有小的口子可以穿出来,在展会期间不会影响到别人,实现了基础设施服务。

 

袁烽

关于云亭我简单介绍一下,它是由3D打印技术实现的。它的表面材料是改性塑料,就是我们说的回收塑料,逐层打印。主要的特点就是它全部是双曲面的板,我们把它细分成小块,再用机器人在现场对它进行定位,因为如果用手工定位就会歪掉,累计误差就很厉害,但机器人定位是个绝对误差,定位之后可以修正它在空间的位置,实现整体安装。这个技术在去年的时候还有一定的实验性,今年技术的精度各方面都大幅度提升了。


在展会期间这是一个咖啡厅,但是里面很小,只是取和买的关系。外面有桌椅,可以在外面喝咖啡。它的特点就是除了玻璃体之外,是一个全打印体。

 

袁烽

好,我们继续往前走。这是一个叫乌镇文创的文旅纪念品店,是一个小规模定制化的木构。看展会的时候可以买个小型纪念品,门是可以转的。立面是LED系统。现在是撤展的状态,每次会根据展会内容做一个布局。

 

袁烽

我们继续往前走,这边的亭子是水亭。它主要是售票亭和卫生间,利用机器人砌筑,在11天内完成,还有一些取款机和自助售货机,实现了展会期间一些功能性的服务。




品谈会集锦


时间:2020年7月25日下午2:30 – 6:30pm

地点:乌镇“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红亭

主讲人:袁烽、张准

讨论嘉宾:常青、黄居正、李翔宁、娄永琪、孙澄、张彤、张宇星、周榕

学术主持:黄居正

论坛主持:李翔宁



 

李翔宁

长江学者青年学者特聘教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


在传统的人文主义之外,我们又引入了新的科学、技术和智能化这样一些维度,在这样的一种前提下,如何将这种智能化的建造和我们现在工业化建造的体系匹配,把它往前推进我觉得这是我们非常关心的一些命题。




 

赵月祥

桐乡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桐乡是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举办城市,网络基础设施全国领先,5G网络率先试点,是全国首个获批,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的县市。


标准化、信息化、工业化、绿色化已经成为建筑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趋势。


计算机控制达到了一种精确性,是人没有的,但我们会发现作为建筑师,又会觉得这种精确性可能又丧失了一种手工的那种可以玩味的这种东西。




 

黄居正

《建筑学报》执行主编


数字化发展到今天,至少在袁烽教授这已经到了从实验到应用的非常重要的一个节点。


在我的印象中间,似乎人类转了一个圈,又回到了一个原点,这个原点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原点。技术理性正在统治着我们的现代社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样能够呼唤出更多的关于人的精神?


在我们的建筑批评里面,一定要重视关于机制的探讨。建筑师如果没有好的机制,是很难产生一个好的作品的。我们如何来书写一个属于这个时代的新的文化,我们认为技术文化是当中的核心议题。


对于记忆的书写,不仅仅是对乌镇的书写,也包括对于技术史、人类史,它的建造技术在我们过去已经存在的一种科学性。我觉得悬索技术的应用,这不是第一个,但是其实它展现出来的文化特质是非常不同的。


我们认为后人文的特点,是让这个星球如何更有效地面对大家建设的欲望和发展的速度,应该是用高效和最优的方式来解决所有问题,以更精准的方式维持地球的发展。




 

袁烽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乌镇“互联网之光”博览中心主创建筑师


我们都有这个时代的记忆,尤其在乌镇这个地方,有一种强烈的对于传统意识形态方面的回归。


后人文建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人文的诗意,诗意地解决现在所有的问题,来比谁大、谁高、谁美这样的一种评价,还是说进入到另外一种语境?


到底技术是应该站在台前,还是消隐在建筑体文化体的身后,我想这个问题可以从我们思考的过程来做一个介绍。首先结构的目标是实现最优解,建筑师是实现多样性,这是一对矛盾。我跟谢玉明老师讨论说一个苹果怎么长出来的,去掉没用的部分,最后剩下的就是苹果,它是最有效的结构,一个最优的型。但是自然界还有梨,虽然它都是用这个原理,但是苹果和梨还是不一样的,那么原因就是它们基因是不同的,内部的核带有的基因会形成另外一个内力,来控制苹果和梨,所以它们不同。


超物语境是指以物为本的重新思考方式,物本不是否定原来的人本,而是要人放低姿态,对我们的自然与环境做一个重新的判断,这个判断应该包含是否可以节省时间,是否可以节约资本,是否可以以最少的物料来建造最大的空间。


后人文建构体是什么?首先是一个文化体,其次是一个智能体,第三它还是一个技术体,它背后的技术是什么?它是显性的还是隐性的?我想以我们的实践做一个设问,因为我们并没有实现哲学所诠释的一切,但是我们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正在实践这个问题。




 

张准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结构工程师,和作结构建筑研究所联合创始人


一个建筑师的想象力,我觉得是对结构工程师能够做出一些创新的最大启发,否则的话结构工程师就会很被动。




 

娄永琪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院长


“后人文建构”里面隐含的一个词就是人文时代之后,其实我个人觉得它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事实上是我们当下的这一段人文的表现。


今天我们来讨论的可能觉得是前沿,但是我认为未来它很有可能会成为主流,因为刚才袁烽反反复复讲到好几点,它更便宜、经济、又快又美,为什么不可能成为主流?




 

孙澄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学院院长


我想其实从历史上的这几次工业革命,包括结构技术的发展、材料技术的发展,也包括硬件技术的发展,实际上都带来了建筑自身的飞跃和发展。




 

张彤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院长


我觉得建筑学的历史上很重要的变化,或者说裂变,很多都不是来自于人文本身,而是一个面对社会以及技术,其他学科的发展产生的变化。


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可能会产生很重要的技术变化可能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环境技术,一个是信息技术,环境技术可能要解决我们会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的问题,而信息技术是解决我们怎么生活,或者甚至我们怎么为人的问题,可能都会面临一些根本性的挑战。




 

张宇星

趣城工作室(ARCity Office)创始人,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发起人


那么后人文时代意味着什么?就是物的崛起。物的崛起意味着什么?就是物开始有自主性。


即使物的时代中它的主动性在加强,但它有主体性以后,人同样会伴随,甚至我们人也会进化,所以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一种新的超物,超人也会出现。


如果建筑学对现在整个人类的文化没有贡献的话,只是我们为了造房子而造房子,这样的建筑学有可能会被别的学科瓦解掉。




 

常青

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数字建造,包括数字生成,它是不是就像我们前面反复讨论过的,它会改变我们的设计思维,改变我们的使用思维。


设计本质上是一种艺术的创造,它的最高的境界一定是所谓的科学性和艺术性的联姻。




 

周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知名建筑评论家


袁烽老师这一套东西是对建筑师赋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建筑师凭借着这几个机器人,他可以重归现场,而且在现场具有绝对的控制力。


我们人类需要学会如何在一个新的纪元里面,能够跟更复杂或者说更丰富的物共存。




活动合影




创办机构


全球知识雷锋


特别鸣谢


雷锋工作团队

现场调度志愿者:

熊雨溪、林逸恺、孙志健、张子皓、陈韦薇

图文整理:孙灿、张子皓

海报&图文编排:孙小野

视频剪辑:桃子,雨萌

视频配乐:采样源




建筑创作需要新经典

建筑评论需要新视角

建筑传播需要新形式


为此

《建筑学报》与“全球知识雷锋”联袂推出

“中国当代建筑新经典系列直播”







下期预告


朱锫建筑事务所作品 景德镇御窑博物馆

9.19   14:00-18:00

bilibili“全球知识雷小锋”直播间

不见不散



105385.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4777 篇文章,拥有财富 1307,被 12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