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营造生产方式6:设计与运营整合

陈光教授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文章:


纵向一体化企业: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之1

中国模式: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之2

大规模定制化: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3

5G版中国建造: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4

新营造的群众路线问题之BIM


“为运营而设计”,是在发达国家已经成熟地运行了几十年的一种设计生产方式,相比之下国内还远未达到,甚至于是相反的情形,表现出来就是设计师不再关心运营、不为运营考虑、也从来不去回访自己所做的项目。甚至于,设计任务书的编制都变成了一个老大难问题。


笔者曾经接待过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工作空间专业负责人华颖教授,她于2011年来访上海的同济大学时说:“让设计考虑运营是商业模式的飞跃”。她是建筑学博士,在国内也做过建筑设计师,在美国教学时又转到了FM专业,跨越了设计与运营两大领域,她讲这句话还是很有份量的,尤指中国建筑设计行业沉疴。


如《新营造生产方式系列文章》指出的,中国与美国的建筑生产方式之间存在显著的代差,本文从设计这个起始点开始逐一剖析。


其实设计并不是起始点,只是在中国的生产方式下,通常把设计作为第一个环节。美国还有一个更为前置的环节,也就是国内比较缺失的“设计之前的设计”。


设计之前的设计


在经典的描述全生命周期BIM价值的资料中,Pre-design(PD)是一个标准的工程环节。


著名的麦克里美曲线指出:BIM能够创造最大价值的环节乃是PD阶段。国内由于缺失PD环节,因而也没能享受到这一最大的价值。


PD阶段在美式建筑行业也叫做Programming,前面承接客户方的需求分析,后面传递给传统的建筑设计。它是甲方的客户需求与乙方的设计服务之间的桥梁,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这个职能在国内当代主要是由甲方的内部部门承担的,如大型开发商的设计部、研发部,企业或事业单位的基建处、项目部。只是这一项工作还没有发展成为专门的职业和专业,也就是FM专业,即专业化地整合甲方需求与工程技术。


做这份工作的人注定是建筑师,而且是经验丰富、通晓成本计划的总工。在实践上,国外也的确主要由经验丰富的建筑师担纲programming工作,且多数是类型化的,如医院类建筑的建筑师,他几十年来的经验就集中于医院建筑,设计施工运维什么都见过,每年都回访他的客户,或本身就带有一个长达十年的建筑咨询合同,这是一种接近于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模式了。


最后,建筑师编制的方案策划(program)也是甲方内部进行项目立项审批的主要依据,做好了program但并不一定付诸实施,直到批准了预算和其他审批条件(如一些政府审批要求)。我们研究过留学生在网上发布的一个美国少管所建筑的案例,市政府是聘请建筑师把program做好了,但因为缺钱而并未开工建设。  

  

图:一份谋跨国企业研发中心项目的Program目录


相比来说,国内项目在这一块做的比较粗糙,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匆匆开工,还没有想得很清楚,楼就盖起来了,这是大建设时代的特点。当运营时代到来,资产价值提升到一定水平(工程造价、融资成本),就开始需要精益化的programming了。


设计的本性


剖析到这里,我们不由得思考这个根本的命题:设计的本性到底是什么?


建筑设计的本性是“为运营而设计”(Form follows Function),而不是为了艺术或其他。至少在非居住建筑领域中(capital facility),将要使用这个建筑设施的机构的功能需求是导致产生建筑设计的源头。本文主要考察企业机构自用为主的情况,不包括那些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开发商;以万科为例,万科在深圳建造总部大楼属于本文范围、而她为社会大众开发房地产则不属此列。


我们通过剖析设计的全过程来对比中美设计生产方式的差别。


1,甲方在规划阶段要对几种可比方案进行决策——这里的规划不应被理解为建筑业常见的城市规划或建筑设计规划,因为它是甲方内部对于capital facility的规划,比如办公空间的规划乃是指为了满足业务需要而如何配置空间,内中常见的决策包括租买建决策等,只有决定建造,才进入建筑业的视野。


这个阶段与建筑业的关系较小,但与建筑设计有一定的关系的,因为在可供决策的几种方案中,关于新建或改造的方案一定是出自专业人士之手,经验丰富的又懂建筑经济的建筑师或建筑工程师背景的人是最佳人选,且改造方案还特别的需要有运营中进行建筑改造的工程经验。


在实践上,由于甲方内部大兴土木(capital project)的数量是非常不稳定的,所以这方面的人才要么是在甲方内部(多在FM职能部门,或独立的工程部),要么是在乙方(由甲方向乙方采购工程顾问服务),但他必须长期为甲方服务、这样才能够足够熟悉甲方内在的难以被不懂建筑的人描述清楚的各种需求。目前国内企业中以前者为主,但缺乏足够专业的人才;后者则是很好的发展方向,当然也囿于建筑师责任险等的硬性局限而很难展开。


2,在整个设计流程之中,Programming是一个较为难解的工作。这不仅是中美行业之显著不同,更反映了专业分工精细度高低。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国内的建筑学就是在这里与最终用户的需求断了线的,从这里开始,建筑设计与“以人为本”的原则分道扬镳了。这一点从乙方角度很难看得清楚,而从甲方及FM角度则较为容易看清楚。



Programming是一项将最终客户的需求转化为建筑设计的专业描述的“翻译”工作,它发生在常规设计之前,所以又被称为“前设计”(Pre-design)阶段。这项工作的输入即前述的工作空间的规划,输出则是四项program成果。

            

(1)功能策划书


以工作空间需求为核心的一份设计任务书,此时已完成了“气泡图”设计,全部的空间指标已经被确定(GSA规定大于1平方米的空间就要被定义)。这是一项标准的空间设计(此时Space planning就近似地等同于Space interior design,尽管其还与传统的乙方角度的设计不太一样,但就其设计的本意来说,已经带有足够的“设计含量”了)。国内项目也有设计任务书,但是没有如此精细的空间设计,因为这是以工作空间为核心的FM管理模式的产物(我们在此应当将“功能”全部等同于“空间功能”)。


(2)技术配置


每一个空间都需要配置其技术上的条件,声光水热(此时,国内缩窄了含义并去掉艺术内容的建筑学应被理解为建筑工程专业,Building Engineering)、结构体系、机电各系统、可持续性设计等诸工程专业的设计原则基本上都被确定下来了,甚至于还有超出一般建筑业范畴的各种家具、办公设备等为了满足办公所需的固定资产。能做这件事的人注定是建筑师(Architect,最好被理解为系统架构师)——不是只懂建筑工程或美术的建筑师——而是统揽所有工程专业的建筑师,并且能够将全部技术都指向前面的空间功能、也即最终用户对于工作空间的需求的最终目标。我们在一些项目中看到,由于同一个甲方FM治下的历史数据信息的长期积累,此时有些设计的细度居然可以达到施工图深度,这是只会按国家规范画建施图的建筑师所无法理解的,而无法理解这一点的建筑师绝不能被称为架构师(Architect)。


(3)相应的进度计划和成本


计算时间和成本已无问题,尤其是在历史同类项目的数据积累的支持下做这项工作。

能够做得到这种program的人,注定不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团队,通常是由FM与建筑师共同完成的。他们要强有力的掌控这项涉及到几十种专业的翻译工作,防止用户需求和工程专业之间的脱节。此时的建筑师就要比规划阶段更加了解这一个特定的客户,因此拥有这种FM管理模式的甲方通常会长期聘用固定的建筑师(事务所),甚至于大型机构会雇用一个“甲方建筑师”在其内部长期工作。而国内的频繁更换建筑师的甲方,则基本没有可能享受到这种集大成的高度整合的成果。


3,在programming的影响下,常规设计也发生了一些变化,特别是第一个阶段


SD(Schematic Design),它经常被称为概念设计或初步设计。在整个设计流程中,若将SD视为programming设计的进一步深化,那么我们看到的概念设计将会不再仅仅是漂亮但无用的外观效果图和规划报批条件,以及脱离了最终用户需求(无人将它们关联起来)的粗浅的初步设计平面图。现在虽然也有一批设计师开始认真的关注平面图了,的确平面图是很多需求的集中反映,但脱离了上述的流程背景也无法发挥其价值。你应当看到的是一大堆图表式的设计表达(schematic意即图表式的),尤其是大量的数据计算成果的图表表达。


参考:BIM手册学习-Schema,BIM翻译知识点 - Documentation,相当于国内的施工图,却又没有图


小结:


由于整个建筑设计的过程是为了满足最终用户的需求而展开的,所以这个流程应当这样展开:首先是室内设计,不是装饰装修(Decoration),而是针对为用户创造工作空间而做的FM设计,这导致了室内设计师(Interior Architect)领衔整个设计过程;然后是针对上述空间而展开的各项工程设计(Engineering)。两者合称AE设计,与FM和C(施工),共同构成了AEC/FM这个建筑设施大产业。最后,整个设计,尤其各种空间的整合及其外围护体系的设计,“生成了”一张表皮,这才进行整个建筑的外立面效果图设计,也即现代建筑大师密斯所说的“表皮只是最终的结果而已”。而国内的建筑设计流程是颠倒的,因而也就远离了以人为本的逻辑。


注:本文已发表在《新营造》杂志

105344.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4777 篇文章,拥有财富 1307,被 12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