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济大学,樱花道。摄影/方托马斯


-风物君语-

“前方到站:

同济大学”






随着熟悉的报站声,10号线的车门缓缓打开,年轻的人们鱼贯而出。从5号口出站,乘一个长长的扶梯,右转几步路的距离,就能走到同济大学的校门。


▲ 同济大学校门。 摄影/杨作勋


建校已经113年的同济,一直以出色的工科闻名全国。不仅修起了大半个上海,在全国的土木、交通、桥梁建设中,更是随处可见同济人的身影。但比起百年名校的称号,同济学子更为津津乐道的,

是拥有这个以校名命名的地铁站。


▲ 另一个“宇宙中心”五角场。 图/视觉中国

 

在上海轨道交通领域有着突出贡献的同济,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为自己规划了这样一条开到校门口的地铁10号线。出校门乘坐3站地铁,就能直达宇宙中心五角场,沿线的许多换乘线路,更是让整个魔都尽在掌握。

 

如果在上海选一所大学生活、学习、恋爱,似乎没有比同济更合适的了。

 

 

带着“德味”济天下


南北楼前的草坪上,竖立着两根“同济大学国立柱”,一根上刻“继往”,一根上刻“开来”,既诉说着同济曾经的命运跌宕,也喻示着同济人面向未来的理想。


▲ 同济大学国立柱
。 摄影/杨作勋

 

1907年,德国医生埃里希·宝隆在上海创办德文医学堂,翌年改名为同济德文医学堂,是为同济大学的前身。在上海话里,“同济”是德语“Deutsch”的谐音,“Deutsch”意为“德意志”,可见同济从创建之初就与德国有着深厚的渊源。而同济之名,还出于《孙子·九地》:“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济而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颇合“人类命运共同体”之义,不仅有医者仁心,更藏着卓识远见。


▲ 同济大学四平路校区全景。 摄影/吴胜波

 

到了1912年,同济德文医学堂与创办不久的同济德文工学堂合并,更名为同济德文医工学堂。1923年正式定名为大学,1927年成为国立同济大学,是当时首批经国民政府批准成立的7所国立大学之一。作为上海乃至全国最有“德味”的大学,同济将它的“德风”一直延续至今。不仅在学术上保留着德国式的严谨,更开设了许多中德合作的特色学科。


▲ 同济大学中德学部。 摄影
/杨作勋

 

2004年,同济与德国政府合作成立中德工程学院,与二十多所德国应用科技大学成为合作伙伴,每年将大批同济人送往德国深造。在德华人留学生群体里一直流传着这样的笑话,据说所有留德华人中有一半都是同济人,同济人中更有一半都来自这个人称CDHAW的中德工程学院。CDHAW的同学在留德后大概率依然能够成为同学,留学对他们而言,似乎不过是将整个班级从中国搬到了德国。


▲ 图1: 同济德文工学堂。 图2: 同济大学前身——1922-1971年期间的同济医工学堂旧影。图/网络

 

抗战爆发后,同济师生经过三年流离、六次搬迁,先后辗转浙、赣、桂、滇等地,直至1940年落脚四川宜宾的李庄古镇。在李庄,日军的侵略也从未停止,长期的战火纷飞,让学生们的生活艰苦至极。据时任代理校长周均时1941年8月31日的报告:“查本月11日上午9时敌机狂炸宜宾,本院门诊部后座中一弹,库房膳食厨房炸塌,办公室右首板壁一座震坏,并震破窗户多处,经于十二三日停诊两天加以整理。”就是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同济学子依然怀揣着赤诚的理想,让同济精神得以薪火相传。


▲ 李庄古镇。 图/视觉中国

 

当时医学院有个学生叫夏树国,每次逃警报时,总带着一个方形小包裹,同学们以为他舍不得家里的传家之宝,谁知打开一看,里面躺着的是一本《解剖学讲义》。正是无数这样的坚持,让同济师生们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教学不辍,等到1946年回迁上海后,同济大学发展成为以理、工、医、文、法五大学院著称的海内外著名综合性大学。


▲ 同济医院院长、德医公会创办人宝隆。 图/网络

 

虽说如今的同济以工科著称,但当时的同济文学院也是赫赫有名,聚集了一批有重要影响的人文学者。不仅有中文系主任郭绍虞,哲学系主任熊伟,德文系主任陈铨,如章士钊、郑寿麟、杨一之、陈康、冯契、冯至等著名教授也都曾在同济文学院任教。1949年文学院被并入复旦大学后,同济文科建设便中断近半个世纪,直到57年后的2006年,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才得以重新组建。

 

▲ 同济大学秋天校园。 摄影/卡瓦格博


颇有些机缘巧合的是,曾经的同济哲学系主任熊伟先生20世纪30年代在德国波恩和弗莱堡留学,应该是中国唯一称得上海德格尔弟子的哲学家。而重建起同济人文学院的孙周兴教授,是熊伟先生的学生之一,也是当今中国研究海德格尔哲学的大家。从这种冥冥之中的传承里,或许能看到同济文科建设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作为国内土木建筑领域规模最大、学科最全的大学,它始终保留着“人文化成,同济天下”的情怀。

 

 

不只是四平路公园


作为一所以建筑、土木、设计等专业闻名的学校,同济大学校园里的建筑就像是同济的名片,不仅极具造型之美,更可见其历史底蕴。


▲ 同济大学衷和楼。 摄影/杨作勋

 

四平路的正门走进同济,可以看见巨大的毛主席像朝你挥手。这里是同济的热门集合地点,不管去哪里搞社团活动,总要先在这里碰头。“明晚八点,毛像见”,成了同济人默契的暗号。

 

 ▲ 同济大学毛主席像。 摄影/布博鑫


国内很多大学都可见毛主席像,隔壁的复旦也不例外。但复旦的雕像造型是背着手,同济的则作挥手状。同济坊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挥手的毛像结构是悬臂梁,五十年前这种技术只有同济做得出。

 

四平路校区虽然不大,但穿行在各色楼宇之间,多少能看出同济的性格。


 ▲ 同济大学运筹楼。 摄影/杨作勋

 

比如建于1961年的同济大学大礼堂,曾是远东最大的礼堂,它净跨40米的拱形网架结构,被誉为当时同种形式的亚洲之最,人称“远东第一跨”。大礼堂大厅外跨54米,礼堂设3564个座位,和整体式钢筋混凝土拱形网架薄壳结构相适应,开阔的大礼堂厅内没有一根柱坐在厅内,视觉效果极佳。每年在这里举办的十大歌手决赛,总是盛况空前,一票难求。


 ▲ 同济大学大礼堂内景。 摄影/杨作勋

 

又比如建成于1954年的同济文远楼,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座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也是中国最早的包豪斯风格建筑;古朴典雅的西南楼,采用三层砖混结构,白墙黑瓦,体现了中国传统建筑风格,颇具唐风遗韵,2004年入选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还有双塔造型的图书馆、建筑学院的青红楼……每栋建筑都有自己的特色,而放在一起看又相得益彰,可见当年规划校园时教授们的深切用心。


 ▲ 同济大学图书馆
。 摄影/杨作勋

 

如果你是同济人,那你一定要在图书馆迷过路,在三好坞喂过大白鹅,在衷和楼的楼顶看过东方明珠,在《将爱》里李亚鹏狂奔过的一·二九操场刷过锻炼打卡,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同济人。


图1: 城市规划学院。图2: 129大礼堂 摄影/杨作勋

 

只可惜对于某些专业的学生而言,四平路的校园生活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要集体搬迁去遥远的嘉定校区。“黄渡理工”虽然是嘉定同济人的戏称,但等真有一天收到“江苏移动欢迎您”的短信时,才发现自己已然把生活过成了段子。


▲ 嘉定校区仰望星空楼,当然它还有一个更有名的名字。 摄影/雪梨


在同济,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虽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却依然面临异地恋的困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都考上了同济,但你在四平,我在嘉定。不得不说工科男生是有恒心和毅力的,许多嘉定的男孩宁愿每天花8块钱坐两个小时的北安跨横穿上海,也要留住校园时代的爱情。


▲ 图1: 工程试验馆门口。 摄影/gaohongyi;图2: 同济大学大学生活动中心。 摄影/叶林

 

如果说同济目前还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校区平等”,但有一种真正的平等,相信除了同济以外,没有哪所国内高校可以做到。在同济,不管你是工科、理科、文科还是艺术类院系,都难逃学高数的命运。传说同济大学出版的高等数学,是全中国发行量前三的书籍,如果要问这本总发行量超过6000万册的同济版高数有什么缺陷的话,大概就是学分太高、重修费太贵吧?

 


最浪漫的“工科”生活在哪里?


作为一所校风严谨的大学,同济似乎把所有的情怀都放在了“吃”这件事上。同济的伙食是公认的好,否则上海滩也不会有一句“吃在同济”广为流传。后来大厨师傅去了《天天向上》,一块红烧大排又引得全国高校学生羡慕不已。许多同济人应该都有类似的经历,带着曾经的同学来同济参观,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竟然是“带我去吃红烧大排”

向左滑动
▲ 图1: 学生食堂旧址。摄影/布博鑫;图2: 从三好坞出来,瑞安楼旁的小路。 摄影/ddhhdd;图3:  北楼-天光。摄影/红叶江北;图4: 第一食堂外。摄影/ddhhdd;图5: 西北食堂二楼。 摄影/李海燕
 

同济好吃的当然不止红烧大排,四平路五大食堂的师傅个个都是“扫地僧”。平时从不显山露水,直到某天下课发现西苑刀削面窗口挂上了暂停的牌子,才知道原来拉面师傅出国交流了。

向左滑动
▲ 图1-3: 西苑食堂。 摄影/杨作勋
 

而在四五年前的同济,每每入夜都能看到无数黑暗料理的小推车包围校园,结束一天的学习生活,宵夜就是最幸福的犒劳。可惜后来一经整改,非正规的摊贩已被取缔,许多新同济人已不知道这段“黑料”往事。

 


▲ 同济大学四平路校区西苑“同济那碗面”-大肠面。 摄影/雪梨


虽然没了“黑料”,但同济人的“黑料”情怀永不停止。2016年同济在西苑食堂的负一层开起了大排档,放课后与舍友一起喝啤酒吃烧烤,剥着小龙虾畅谈理想,这里是只属于同济人的深夜食堂。


▲ 西苑大排档夜市准备的炭火。 摄影/杨作勋


 

吃在同济丨春天也在


在同济,春天是值得期待的。当樱花开放,人潮涌动,整个学校都在粉色的花海里温柔了起来。


▲ 同济大学赏樱地图。 供图
/微博@同济大学 

 

从赤峰路上的南门进入校园,200多株日本樱花一直开到爱校路的尽头。这些樱花是1997年同济九十周年校庆时日本友人赠送的礼物,希望以“樱花为证,中日友好,世代为继”,刻着这句话的纪念碑至今仍保留在盛开的树下。


▲ “樱花为证,中日友好,世代为继”纪念碑。 图/视觉中国


虽然叫“樱花大道”,实际这条路却不过百米。即便如此,来同济看樱花依然是许多人的bucket list(人生目标清单)。每年清明前后花开最盛,许多校外的游人慕名而来,樱花树下人头攒动,是名副其实的“四平路公园”

向左滑动
▲ 图1: 在樱花大道拉手风琴的爷爷。摄影/杨作勋;图2:众所周知,同济是猫的天下。 图/视觉中国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来同济看樱花,不仅樱花温柔,樱花树下的人更是可爱。戴着礼帽的老者站在树下,用手风琴拉一曲苏联小调;慵懒的猫霸占着树下的长椅,眯着眼睡午觉;学理工的男孩在树下挂上他的三行情诗;临近毕业的短发女孩穿着学士服,在相机里定格青春的最后一瞥。

向左滑动
▲ 图1: 在樱花大道上拍摄毕业照。 图2:樱花大道。 摄影/尹明 供图/中国爬楼联盟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虽然上海有顾村公园、辰山植物园的樱花盛景,人们却依然偏爱同济的樱花。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勾起那些属于青春的悸动,年少的懵懂在粉色的光影里逐渐清晰,在名为时光的泥土里,开出了旧日的美丽回忆。


▲ 在同济樱花大道骑行。 摄影/尹明 供图/中国爬楼联盟

 

浪漫或许是转瞬即逝的,就像樱花的花期只有短短的一周。务实的同济人,更愿意将自己的浪漫寄情在校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里。当花瓣落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都知道,属于同济的罗曼蒂克永远不会消亡。


▲ 樱花大道。 图/视觉中国


- END - 

文丨太师(同济大学2020届校友)
编辑 | 苹果
图片编辑 | 陶子
封图 | 视觉中国
特别感谢同济大学2019届校友脸哥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版权所有——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参考资料

王涘崖:为什么你们学校的毛主席像是背手(抬手)的?

拇指城同济版:新生指南 | 第一篇·你不知道的同济

名校往事:同济大学历史沿革

烽火同济:在李庄的日子里

同济土木人:建筑风韵 | 古朴典雅的西南楼

澎湃新闻: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曾经有多牛?章士钊、冯至曾任教

 

 点击下方图片,重回青春时代~ 

                              


102493.jpg
标签: 暂无标签
admin

写了 12515 篇文章,拥有财富 1207,被 10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回复

使用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