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标签: 暂无标签

在香港 Lévy Gorvy 画廊刊印的《美国大师弗兰克斯特拉:波兰村庄》(American Master Frank Stella:Polish Villages)展览手册里,两张珍贵的黑白照片令人过目难忘,它们以全画幅的形式出现在册子开始和结束的地方。照片都拍摄于 1974 年纽约西休斯顿街 Frank Stella 的工作室中。

第一张上,Stella 双手随意插在裤兜,正巡视着眼前还处在拼接阶段的「波兰村庄」系列;第二张照片也是差不多的工作场景,Stella 正翘着二郎腿与量尺和木屑等一道躺在一张待切割的木板上,若有所思盯着天花板。这个时候的他,相比 4 年前,内心应该要平静许多。

1970 年 3 月,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为时年 34 岁的 Stella 举办了首次回顾展,令他成为当时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历史上接受全方面回顾展的最年轻艺术家。而再往前,也就是 1959 年,23 岁的 Stella 便以四幅「黑色绘画」入选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重要展览「十六位美国人」,成为群展中最受瞩目的后起之秀。1970 年的回顾展,给 Stella 提供了一个特定的时刻,让他全面反思自己十多年的创作,并将它看作了分水岭。而这个分水岭另一侧的,便是「波兰村庄」系列作品。

「波兰村庄」给人的感觉是愉悦而平静的,这一点,当你走进画廊的展厅便会立即感受到。足够干净的白墙上,赫然悬挂着相对硕大的色彩明丽的不规则几何形状,像是考验成年人智力的拼图玩具。直面它们时,整个人会将全部注意力倾注于这些活跃了空间氛围的作品上,你无须有太多思考或联想上的负担,只要直面几何图案与多样色彩相互作用带来的稳定与饱满即可。

香港 Lévy Gorvy 画廊这次呈现了「波兰村庄」系列中的八件集合艺术作品,是 Stella 在大中华区首次个展,被世人称作极简主义大师的他将自己冲破二维绘画的创作,带入了眼前这个诡谲多变的三维世界里。在 Stella 个人的创作生涯里,这个系列标志着艺术家创作衍化的关键点:结合立体主义与构成主义的逻辑,雕塑性的浮雕元素首次直接参与到艺术家的绘画中,突破了 Stella 在先前作品中构建的画布的表面,开启了他形式实验的「极多主义」时期。

《欧肯尼基 II》(Olkienniki II,1972 年)

1936 年,Stella 出生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近郊的马尔登市(Malden),中学就读位于安多弗的菲利普斯学院(Phillips Academy Andover)并开始学习绘画。他的老师 Bartlett H. Hayes, Jr. 是位画家,致力于宣扬包豪斯色彩理论家 Josef Albers 和原始抽象表现主义者 Hans Hofmann 的思想,Stella 也因而习得将绘画作为系统性项目的理念。

高中毕业后,Stella 考入普林斯顿大学,在就读历史专业的同时,继续深造绘画。1958 年,他大学毕业后搬到了纽约,对抽象表现主义的精神财富馈赠产生了新的理解。Stella 曾这样阐述他对 Jackson Pollock 和 Willem de Kooning 的看法:「我感受到对某种模糊的维度的怀疑、犹豫,这正是他们作品的动人之处,然而这对我来说却太过脆弱。而他更喜欢 Jasper Johns在「旗帜」(Flag Series)和「靶心」(Target Series)系列中所体现出的克制和逻辑顺序。

1950 年代末,Stella 凭借极简主义的「黑色绘画」系列(Black Paintings)成名,该系列便是他对抽象表现主义美学遗产的个人反思。之后的十年,他开始了系列创作,将色彩融入几何图案平面中,在「波兰村庄」之前,还通过「量角器」系列(Protractor Series)对打破二维进行了初探。Stella 曾表示:「我擅长结构,我在 60 年代创作的所有画作,优点都在于它们的井然有序、它们画面结构的可能性。创作这些波兰作品的困惑与思索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我得以将我在结构上的特长运用于一种现代主义从未真正开发过的理念,即通过建构图像来构建绘画。」

《罗兹季尔 I》(Rozdol I,1973 年)

观看「波兰村庄」系列作品的时候,单一的正面视角是远远不够的,它们的立体结构和多样的材质细节需要观者去多方打量。你会发现每个作品都是各种材料的综合与拼贴,考验了制作工艺,同时揭示出在二维平面与三维状态之间发生着角力。据香港 Lévy Gorvy 画廊的资深总监李丹青介绍说,Stella 在这一系列中用到了木材、瓦楞纸、毛毡、金属等材料,其中有拼贴也有覆盖,是艺术家利用浮雕元素进行创作的形式实践。

「波兰村庄」系列画作的灵感来自于 Maria Piechotka 和 Kazimierz Piechotka 夫妇二人共同的著作《木制犹太教会堂》(Arkady 出版社,1959 年出版),这两位犹太建筑专家在该书中整理汇编了他们在 20 世纪 20 年代至 30 年代的建筑调查中记录的 71 座犹太教会堂的照片和线稿。我在展览现场看到了这部鸿篇巨制,这本书的叙述文字和注解图片之详细令人咋舌,显然是专业的建筑学著作,老照片则揭示了犹太教堂在木工工艺上的复杂程度。

Stella 是在养伤期间经友人推荐而看到这本书的,这些曾在 17 至 19 世纪分布于波兰东部地区、后又在二战期间遭到纳粹焚毁的建筑经由文本给 Stella 带来了创作思路,他先是以建筑结构为基础创作出大量手绘铅笔画,又让绘图员运用计算机将手绘铅笔图复制到图纸上,再与木匠合作,利用计算机控制的锯台切割平面,从而完成画作的塑形框,最后便有了「波兰村庄」系列。这个系列中的作品均以 Piechotka 夫妇著书中所收录的结构命名,每一件都与犹太教会堂棱角分明的建筑、巧夺天工的木工息息相关,并以几个不同版本的形式出现,每一版本在媒材上和形式上都截然不同。Stella 曾讲述过「波兰乡村」这一想法的来源,他说,抽象艺术是从东向西发展的,由莫斯科经由华沙传至柏林,但破坏了这些波兰犹太教会堂的纳粹,却是由西向东行军,与抽象艺术的发展进程正好相反。

《比利卡 I》(Pilica I,1973 年)

在创作「波兰村庄」系列过程中,Stella 发明了多种将不同元素应用到绘画表面的方法。早期,他曾将画布拉伸在一种名为 Kachina 板的厚纸板上,并在此纸板的支撑下切割塑形后的画布、毛毡及纸张,令其得以粘合成型。然后,他开始在支撑物表面粘贴与支撑物、墙面平行的纤维板、美森耐纤维板、胶合板,从而构建厚度与深度。最后,他开始倾斜这些平面板材,使它们彼此、并与支撑板镶嵌,与榫槽结构有异曲同工之妙。作品中后来还用到了 Tri-Wall(一种用于包装电子产品的棕色瓦楞纸)作为支撑物,进一步减轻了作品的重量。不同于极少主义在实际空间中的三维作品,Stella 把他的结构放置在一个墙面的背景上,这样使他有理由声称自己仍然在创作绘画,而这也是他此后的艺术创作中的最大矛盾。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仅仅就是一种实验的结果。当 Stella 在 1973 年完成整个「波兰村庄」系列时,作品数量有 130 多件,像是极尽所能地演算出了尽可能多的结果。

Stella 身上的探索与实验精神令人想到了那些精通多门学科的天才型艺术家,他曾反复强调,他作品中的绘画性不是在发明什么,而是表现已经存在于文化传统中的东西。如今我们再看,Stella 又给予了这种传统以新的内容和意义,让他可以更开阔地展开对抽象艺术未来的设想和实验。近 50 年前,当与 Stella 同时代的许多年轻艺术家关注着自己作为艺术家的形象而去争取评论和商业上的双重成功时,Stella 却出于对艺术自身和创造艺术的动力的重视,踏上了消耗心智和身体力行的实验过程。而像 Stella 这样的创作者,如今似乎已经难获其踪。

撰文:张权

编排:李进宝

图片承蒙香港 Lévy Gorvy 画廊提供,

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Copyright 2019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96770.jpg
Tmagazine

写了 7 篇文章,拥有财富 0,被 1 人关注

www.XinBIM.com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踩!踩!
回复

使用道具

评论

使用高级模式,上传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Powered by Youku3D   © 2012-2019 数晓科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