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标签: 2019

来源:信贷博主

1、2019,PPP好不好玩?


经过了一年来的调整,目前PPP的政策环境较为稳定,财政部PPP中心的领导也说了,今后已入库的项目一般不会被退库;另外,10%红线内的PPP项目支出不属于政府隐性债务。这样一来,PPP有可能成为发债之外地方政府融资的主渠道。国家层面的《PPP条例》也有望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出台。总体看,2019年PPP的政策环境会比较好。


在政策稳定的情况下,金融机构对于PPP项目融资的积极性也有所上升。在支持民企的行政要求之下,金融机构可以提供给国企的资金额度受限,合规性较高的PPP项目更易受到金融机构的重视。


所以,2019,必须玩PPP!


2、现在政府付费型PPP控制得很紧,县级政府还怎么搞PPP?


我觉得还是要搞。即使是政府付费型的PPP,只要是真实的社会资本,实实在在拿出资本金投在本地的公共服务事业,那怎么说对当地都是好事。当然,纯政府付费,只有建设、没有运营的项目搞PPP很难做到物有所值。


3、纯政府付费型的PPP是不是不能搞了?

各地对政策的理解不一,我的看法是,纯政府付费型的PPP项目,在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公共服务领域还是有作用的。如果能通过社会资本的运营,能够提高项目的效率,则意义更大。 


4、纯政府付费型PPP项目入不了库怎么办?

入不了库,可以通过增加运营内容、捆绑存量和增量项目、把有经营收入和无经营收入的的项目结合起来等方式对项目进行改造,使其采用PPP模式能够达到物有所值。


5、什么是物有所值?

就是评价项目采用PPP模式跟采用政府传统投资模式哪一种更有利于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哪一个对公众来说更“划得来”:更能节约公共资金、提高公共服务水平。


6、如果项目确实没有经营收入怎么办?

我们要知道,经营不等于运营,财政部92号文说的是“仅涉及工程建设、无运营内容”的项目不得入库。所以,只要项目有运营内容,通过社会资本的专业运营,确实能提高效率,并且运营费收入占比较高的项目,即使属于政府付费的PPP,我认为还是有可能入库的。此类项目在水利、环保、防灾等一些专业领域是存在的。


7、如果项目入不了库怎么办?

如果入不了库,可以修改方案。如果项目确实不适合采用PPP模式,那就不折腾了,实事求是,选择更适合的、更物有所值的投融资方式。


在一个县里,要把所有基础设施和公共项目拿出来,按照公益性、准经营性、经营性排排队,再按照能不能整合、能不能打包算算账,然后根据情况,采取适宜的投融资模式。既充分用足10%的指标,积极争取发债资金,也要给国企承担公益性项目等公建公营模式留有空间。


8、10%指标不够用怎么办?


县里所有PPP项目的财政支出已经触及了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10%红线,那是不行的,财政部说了,要严控10%红线。不过,财金函【2017】85号中解释过:10%”上限控制的仅是需要从一般公共预算中安排的支出责任,并不包括政府从其他基金预算或以土地、无形资产等投入的部分”。所以,确有必要又能够利用基金预算的项目,可以在基金中安排列支。政府也可以土地等资产投入项目。


另外,应深入挖掘项目的经营潜力,或通过给项目配置经营资源等方式,使得项目自身的经营收入提高,从而减少政府的补贴,节约10%的额度。


9、县里搞PPP缺少资本金怎么办?


首先,PPP项目可以全部由社会资本出资。政府通过加强外部监管,细化服务要求,并在合同中保留合理的介入权等方式,通过这些方式保证公共目标的实现。


其次,对于某些不太容易监管、容易引起纠纷和影响稳定的公共服务项目,如养老院、助残机构、幼教等,可以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馆舍,提供非核心服务,由政府事业单位或国企租用馆舍并提供核心服务。


对于政府必须投入资本金的各类建设项目,政府可以采取盘活存量公共资产的办法来筹集资金,如转让资产、转让股权、转让经营权,发行ABS等等,也可以采用土地折价入股、配置资源入股的方式,方法很多,具体可参考我此前推送的《甘肃下硬茬破解项目资本金难题


另外,发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筹集的资金是可以作为项目资本金的,专项债券资金能否作为资本金有争议,但是,专项债券资金能使地方政府总体资金宽裕,所以,还是要积极争取发债等筹集资金的方式。


10、如何解决县政府财力弱、建设资金和补贴能力不足的问题?

一是争取上级政府的支持和优惠政策。现在中央对于农村建设的资金扶持力度很大,包括农田基本建设、移民搬迁、水利环保、海绵城市、特色小镇、农村公路、旅游开发等等,各个部委都有一些专项资金,县政府要加强对这些政策的学习了解,积极配合,争取资金,所谓“从政策里看到钱”。


二是根据自己的资源禀赋、战略地位、产业结构,选择合适的PPP领域和项目以及操作模式,找到突破口,吸引社会资本,增加资金投入。


第三还是盘活存量资产。跟上面解决资本金问题的办法类似,将一些运营和收入稳定的公共项目通过TOT、ROT改造,转让给社会资本运营,政府获得转让收入以便投资其他新建PPP项目。金融机构也可以帮助县政府设计资产证券化的方案以获得即期现金流入。这些做法都是中央政府鼓励的。


总之,县里要算大帐,要把县里的资产盘活,把资产的可融资性发挥出来。同时,还要有现金流的意识,现金流出和现金流入要衔接上,先做哪件事、回来的钱再做哪件事,怎么安排可融资性最强,资金链不断裂。


做这些事情,我个人认为,一个县里还是得有3到5个国有企业,有利于县里的发展和盘活资产的操作,只有一个国企不行,没有竞争,没有活力也不便激励;太多也不行,效率不高。像云南那样规定《县一级不再保留国有企业》我是不赞成的,除非这个县人大决议愿意放弃发展权,或者你市里省里把这个县的发展包起来。


11、县级政府能不能玩PPP?


县级政府能玩PPP。现在所有PPP的政策中,对于政府的层级要求就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是含县政府的。


当然,各家银行的情况则不同。有的银行,对于县政府的项目比较谨慎,有的行还有准入名单。县级政府与银行合作需要了解一下各家银行的信贷政策。各金融机构也应该积极向县政府汇报上级行的政策,取得政府的理解和支持。


12、县政府有权审批PPP项目吗?

PPP项目属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根据项目的金额、行业、用地、环保等情况,执行原有权限审批,与非PPP项目并无不同。


项目是否采用PPP模式、选谁做社会资本、是否列入预算等与PPP相关的事项,则本级政府就有决定权,不必获得上级政府的审批文件。


13、县政府同意搞PPP就行了吗?

不行。按照财金[2015]166号文件和财办金[2017]92号文,原则上,各级政府拟实施PPP的项目信息,均应录入财政部PPP项目信息平台,经省财政厅审核后,将处于识别阶段的项目纳入项目储备清单。在通过物有所值论证、财政承受能力论证后,纳入项目管理库,才能做PPP。


14、没有入财政部的库,但是入了当地政府的库,这样的项目能做吗?


按照财金[2015]166号的要求,未纳入财政部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的项目,不得列入各地的PPP项目目录,原则上不得通过财政预算安排支出责任。


各地的库可以看做招商引资的库,金融机构可以把它作为营销信息来源。不能按PPP做的,可以考虑用其他方式做。


15、项目入发改委的库可以吗?

发改委的PPP项目库是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重大建设项目库)的一个模块,可以结合项目的核准、备案等情况一起了解。对于县级政府来说,入库有利于争取优惠政策、招商引资;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可以了解项目信息,落实项目主体,避免重复融资。不过,要分析项目付费资金的落实情况,还是要上财政部的库。


16、金融机构喜欢什么样的县政府?

毫无疑问,金融机构喜欢财力雄厚、行政规范、信誉良好的县政府。全国百强县是他们的最爱。但是,百强县毕竟有限。作为县政府来说,只要你财政透明、具有支付能力、愿意配合金融机构提供必要的信用调查信息,都可以获得金融机构的青睐。


17、金融机构一般从哪些角度评估县政府的资信水平?

金融机构一般从地区经济环境、财政收入、偿债能力、治理水平四个方面去看县政府的资信。

其中,地区经济环境又看:

*国内生产总值

*人均GDP

*GDP增长率

*产业结构偏离度

*资源禀赋及战略地位


资源禀赋和战略地位对于判断一个县的财政潜力是很重要的。而产业结构偏离度则要辩证地看。过于集中于某个产业,或者产业分布过于分散,这两种情况各有利弊。要结合产业的特征、周期以及迁徙规律看。但过于依赖房地产的县,除非有靠近中心城市等特殊因素,否则未来很难被看好。


18、金融机构通过哪些渠道了解县政府的财力?

目前各级政府包括县级政府的财政信息公开程度都有很大提升,政府及各部门都有公开的预算执行情况在网上公布。金融机构在与县政府接洽前,最好在公开系统查阅政府的财政数据,在交流时体现出对政府的关注,便于一开始就建立良好的沟通。


除了政府网站公布的月度、季度、年度财政数据,以下来源的信息也可供参考:

(1)《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及综合财力统计表》

(2) 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系统 (区划分类三项债务余额)

(3) 关于****年财政预算执行情况和****年财政预算的报告

(4)****年度财政预算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6)****年政府工作报告


如果当地融资平台发过债,一般网上关于该地财政分析的数据就比较多,你可以留意一下。


当然你若营销能力强,能拿到更详细的报表更好。详细到什么程度?最好是详细到每一个项目支出的。


财政部近期已经公布各地财政透明度排行榜,对于各级政府财政公开的要求会越来越明确。对于县政府来说,规范透明地公布财务信息,不仅是上级政府的要求,也能获得金融机构的赞赏和信任。所以,选择你信任的金融机构和你信任的人,更多地提供信息,有利于更快获得融资。


19、如何分析县政府的财力?

取得地方政府的财务数据后,可以根据:

GDP绝对额

人均GDP

财政收入总额

财政收入增长率

等数据,给县政府排名,选排名靠前的县政府。


其次,计算下列指标。后边的是警戒线,超过警戒线的县政府,最好不要跟它玩。


指标公式

警戒线

债务率=政府性债务余额/当年可支配财力    

100%

偿债率=当年偿还政府性债务本息额/当年可支配财力

15%

债务依存度=当年债务收入/当年财政支出

10%

债务负担率=当年债务余额/当年GDP

20%

(其中,可支配财力=本级地方财政收入+上级的返还收入和补助收入-上解上级支出-对下级税收返还和补助下级支出)。


20、如何判断县政府的财务数据是否真实?

首先,你要相信政府。

其次,你得好好调查,拿到详细的数据,结合区域经济情况进行分析。


一般每个县都有一两家跟政府合作较多的建筑企业,了解一下这些企业的垫资情况,垫资周期、垫资质量、银行贷款情况、资金链状况。


另外,了解当地医院学校有无替政府融资的情况,融资金额占当地一般财政支出的占比等等。我曾见过一个县医院,替政府融资的数额占到了县政府一般财政支出的20%,令人悚然。


21、如何判断地方政府行政规范不规范啊?

多调查,了解当地的营商环境。

查询司法信息系统,看有没有涉及当地政府违约纠纷的讼诉。


再看当地政府的财政,是否已经按中央政府的要求,编制规范的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中长期财政规划。如果有,说明理念比较先进。


还可以通过访谈,了解当地政府人员对PPP的认识,特别是对PPP契约精神的认识。也可以多问问民间,问问跟县政府打交道比较多的企业,了解上述信息。


存在医院学校替政府融资、长期拖欠建筑商垫款、以其他方式补贴建筑商、招商引资政策不透明、随意性大等情况的县政府,规范性较差一些。


还有一些办法,比如,问问当地老干部,嘿嘿,故事很多。


金融机构同业之间,要多共享信息!要多做银团!


22、如何知道项目的付费已经列入了财政预算?

按照中央的要求,财政支持PPP项目的情况应该是公开透明的,但在有的政府层面做得还不够好。你可以研究预算编制的程序,以人大通过的预算报告为终点,一步一步回溯预算编制的过程,看在哪个环节能拿到明细单。如有部门能出具”人大通过的预算报告某项下XX金额的预算中包含某某项目XX元“,也是一个办法。


一般来说,县域的PPP项目在当地都算是比较大的项目,人大常委会或人大全会就本项目付费出一个决议是有可能的。但是要注意,政府可以对项目公司出具文书,不能向金融机构出具;可以就项目付费做出承诺,不能就还本付息做出承诺。否则就是违规的。


23、如何解决县政府玩转PPP的困难?

一般来说,县政府玩转PPP,存在下列困难:

(1)知识储备和经验欠缺,不知道该怎么做;

(2)财力较弱,付费和补贴能力有限;

(3)招商引资渠道有限,吸引不到社会资本。


解决方法:

作为县政府来说,应该组织专业队伍、加强学习,包括网上的自我学习以及参加培训班、实地考察等;作为金融机构来说,可以运用自己全系统的咨询顾问能力以及客户资源,为县政府当好参谋、牵线搭桥。


一般来说,县政府对PPP的认识没有上级政府深入,所以,金融机构要学好PPP政策和知识,给县政府提供咨询和顾问,增加他们对你的信任和依靠。不光给政府融资,还要给政府融智,合作才能长久。


要把政策吃透。现在政府都怕违规,你要把政策吃透,拿着上级政府的文件,告诉县政府:怎么做合规,怎么不合规。


县政府招商引资比较困难,金融机构应利用自身客户资源广泛的优势,发挥全系统力量,通过本银行或其他关系,为县政府吸引社会资本,通过帮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来获取业务机会。


24、县政府的城镇开发、棚户区改造、保障房项目能不能做?怎么做?

这个要从政府和市场、合规三个因素去考虑。


市场方面,要考虑县域经济状况、人口迁徙情况、房地产市场、房地产去库存情况;

政府方面,要考虑县政府的财力和信用等情况确定;

合规方面,要关注项目的手续是否齐全,棚改项目是否列入省级棚改项目清单,要选择合适的付费模式和合作模式。


注意承建商高额垫资的风险。优先选择由实力很强的综合开发企业充当社会资本的项目,并引入社会资本方的信用为项目增信。


棚改明年主要采取专项债的方式解决,金融机构可以给项目承接单位或者下游承接商做融资,以其应收账款为基础。其他政府债券项目均可如此。注意:一不要超过债券的金额;二不要使债券资金被挪用掉。这个不必担心隐性债务的问题,因为它已经是显性债务了。


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实战型高级研讨班第41期

教学安排表

    各位同学,您好!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实战型高级研讨班第41期定于2018年12月21日-23日在清华科技园开课。请您合理安排时间,提前联络教务老师,按时上课。

课程安排

⊙ 专家介绍 ⊙

王守清


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副院长,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国家发改委PPP专家暨专家委员会委员、财政部PPP专家、亚开行PPP专家库成员暨,二十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基础设施/公用事业/城镇化等项目融资/特许经营/政企合作(PPP)等的教研与推广,至今共发表300多篇论著,被誉为“中国PPP教父”。

杨荣南


国家发改委PPP专家,高级工程师,现任世界500强骨干企业副总经济师兼投资部长、多个PPP项目SPV董监事,国内知名PPP实战专家,多地PPP中心评审专家,专长于创新设计桥梁、高速公路、市政道路、地下管廊、海绵城市等基础设施投资项目投融资模式,创新策划运作了多个国务院、交通部等部委示范PPP项目,项目出表率100%,设计策划的基础设施联合体表外融资模式、原则性谈判技巧被业界普遍认可和推广。

陈 民


财政部、发改委PPP专家库双库专家,河南省、湖北省PPP专家库专家。专长于城市开发 PPP 和投融资管理,在新城、产业园区、轨道交通、环保、大型基础设施、城市公共服务等领域有十余年的专业服务经验。曾主持过北京地铁四号线等重大 PPP 咨询服务项目,在北京、上海、河北、安徽、辽宁、湖南、广东、四 川等多个省市的大型城市开发项目中主持投融资顾问工作,服务的客户包括华夏幸福、国开金融、首钢基金、中国中铁、宏泰集团、中国交建等大型城市开发企业,为多个地方政府提供过引入社会资本投资大型项目的成功实践,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均有丰富的经验积累。

尹 煜


国家发改委PPP专家库专家、高级经济师,建设银行专职培训师,财政投资评审专家,美国Tarleton State University MBA,曾在香港投资银行建银国际工作,现为建行某省分行投资银行部高管。国内金融业最早从事PPP项目的融资人员,早在1995年即与国外银行一起参与中国首个中央部委直接参与的山东日照BOT电厂的有限追索项目融资。

马小丁


国家发改委投资研究所项目管理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专业从事投资项目管理、投资项目评价。国内首批投资项目社会评价、项目后评价研究人员,国家开发银行贷款项目稽核评价工作首批外聘专家,长期从事开行贷款项目稽核评价工作。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投资系,研究生导师;中国技术经济研究会可行性研究分会,常务理事;国家投资项目评审中心,特聘专家;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家开发银行注册专家。

【 报名咨询】 

联系人:吴老师 

联系电话:18501215925(同微信)

微信:添加微信请扫二维码(备注“ppp学习”)



71784.jpg
admin

写了 4622 篇文章,拥有财富 960,被 3 人关注

BIM爱好者
www.XinBIM.com
转播转播 分享淘帖 踩!踩!
回复

使用道具

评论

使用高级模式,上传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成为第一个吐槽的人

返回顶部